歡迎閱讀 茅盾文學獎 全集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m.mdwenxue.com
當前位置:首頁 > 第一屆茅盾文學獎 > 《芙蓉鎮》在線閱讀 > 正文 第一章  六 “秦癲子”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芙蓉鎮》 作者:古華作品集

第一章  六 “秦癲子”

芙蓉鎮國營飲食店后頭,公共廁所的木板上出現了一條反動標語。縣公安局派來了兩個公安員辦案,住在王秋赦的吊腳樓里。因王秋赦出身貧苦,政治可靠,又善于跑腿,公安員自然就把他當作辦案的依靠對象。至于“反標”寫的什么?只有店經理李國香和兩個公安員才心里有數,因為不能擴大影響,變成“反宣傳”。吊腳樓主王秋赦雖然也曉得個一鱗半爪,但關系到上級領導的重大機密,自是人前人后要遵守公安紀律,守口如瓶的。至于鎮上的平頭百姓們,就只有惶惑不安、既懷疑人家也被人家懷疑的份。
  李國香和王秋赦向公安員反映,莫看芙蓉鎮地方小,人口不多,但圩場集市,水路旱路,過往人等魚目混珠,龍蛇混雜。就是本鎮大隊戴了帽、標了號的地、富、反、壞、右分子,也有二十幾個;出身成分不純、社會關系復雜、不戴帽的內專對象及其親屬于女,就更不止這個數。圩鎮上的人,哪個不是舊社會吃喝嫖賭、做生意跑碼頭過來的?有幾個老實干凈的人?還有就是鎮上的國家干部和職工,黨團員,也成年累月和這些居民廝混在一起,藤藤蔓蔓,瓜葛親朋,拜姊妹結老表,認干爹干娘,階級陣線也早就模糊不清了。
  兩個公安員倒是頗為冷靜地估計了一下鎮上的階級陣線、敵我狀況,沒有撤大網。他們依歷來辦案的慣例,和女經理、王秋赦一起,首先召集了一個“五類分子訓話會”。
  鎮上的五類分子,歷來歸本鎮大隊治保主任監督改造。一九六二年夏天,臺灣海峽局勢緊張,上級規定大隊治保主任由大隊黨支部書記兼任。黎滿庚支書定期召開五類分子訓話會。他還在五類分子中指定了一個頭目,負責喊人、排隊、報數,以毒攻毒。這個五類分子頭目就是“秦癲子”。
  秦癲子三十幾歲,火燒冬茅心不死,是個壞人里頭的樂天派。他出身成分不算差,仗著和黎滿庚支書有點轉彎拐角的姑舅親,一從劇團開除回來就要求大隊黨支部把他頭上的右派分子帽子改作壞分子帽子。他坦白交代說,他沒有反過黨和人民,倒是跟兩個女演員談戀愛,搞過兩性關系,反右派斗爭中他這條真正的罪行卻沒有被揭發,所以給他戴個壞分子帽子最合適。黎滿庚支書被他請求過幾回,心里厭煩:壞分子,右派分子,半斤八兩,反正是一籮蛇,還不都一樣。就在一個群眾會上宣布秦癲子為壞分子。過了不久,黎支書見秦癲子文化高,幾個字寫得好,頗有組織活動能力,就指定他當了五類分子的小頭目。
  秦癲子當上五類分子小頭目后,的確給黎滿庚支書的“監、管、改”工作帶來了許多便利。每逢大隊要召集五類分子匯報、訓話,只要叫一聲:“秦癲子!”秦癲子就會立即響亮答應一聲:“有!”并像個學堂里的體育老師那樣雙臂半屈在腰間擺動著小跑步前來,直跑到黨支書面前才腳后跟一并,來一個“立正”姿勢,右手巴掌平舉齊眉敬一個禮:“報告上級!壞分子秦書田到!”接著低下腦殼,表示老實認罪。黎滿庚和大隊干部們起初見了他的這套表演頗覺好笑,后來也就習慣了。“秦癲子,豎起你的耳朵聽著!晚飯后,全體五類分子到大隊部門口集合!”
  “是!上級命令,一定完成!”他立即來一個向后轉,又像個體育老師那樣小跑步走了。晚上,他準時把五類分子們集合到大隊部門口的禾坪上,排好隊,點好名,報了數,一律低下腦殼,如同一排彎鉤似的,才請大隊領導查點、過目。
  在五類分子中間,秦書田還有一套自己的“施政綱領”。他分別在同類們中間說:“雖講大家都入了另冊,當了黃種黑人,但也‘黑’得有深有淺。比方你是老地主,解放前喝血汗,吃剝削,傷天害理,是頭等的可惡;比方你是富農,從前自己也勞動,也放高利貸搞剝削,想往地主那一階梯上爬,買田買土當暴發戶,是二等的可惡;再比方你反革命分子又不同,你不光是因財產、因剝削戴的帽子,而是因你的反動思想、反動行為,與人民為敵。所以五類分子中,你是最危險的一類。你再要輕舉妄動,先摸摸你頸脖上長了幾個腦殼。”
  “你呢?你自己又算個什么貨?”有的地、富、反分子不服,回駁他。“我?我當然是壞分子。壞分子么,就比較復雜,有各式各樣的。有的是偷摸扒搶,有的是強奸婦女,有的是貪污腐化,有的是流氓拐騙,有的是聚眾賭博。但一般來講,壞分子出身成分還是不壞。在五類分子中,是罪行較輕的一類。嘿嘿,日后,我們這些人進地獄,還分上、中、下十八層呢!”
  他講得振振有詞,好像要強調一下他“壞分子”在同行們中間的優越性似的。但他只字不提“右派分子”,也從沒分析過“右派分子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罪行”,百年之后進地獄又該安置在哪一層。
  秦癲子當過州立中學的音體教員,又任過縣歌舞團的編導,因而吹、打、彈、唱四條板凳都坐得下,琴、棋、書、畫也拿得起。舞龍耍獅更是把好角。平常日子嘴里總是哼哼唱唱的,還常“寬大大寬扯寬”地念幾句鑼鼓經。前幾年過苦日子,鄉下階級斗爭的弦繃得不那樣緊,芙蓉鎮大隊一帶的山里人家招郎嫁女,還請他參加鼓樂班子,在酒席上和貧下中農、社員群眾平起平坐,吃吃喝喝,吹吹打打地唱花燈戲呢。這叫藝不礙身,使得他和別的五類分子在人們心目中的身價有所不同。還有,就是本鎮大隊根據上級布置搞各項中心,需要在墻上、路邊、巖壁上刷大幅標語,如“大辦鋼鐵,大辦糧食”、“反右傾、反保守”、“共產主義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橋梁”、“三面紅旗萬萬歲”等,也大都出自他將功贖罪的手筆。
  去年春上,不曉得他是想要表現自己脫胎換骨的改造決心還是怎么的,他竟發揮他音樂方面的歪才,自己編詞、譜曲,自己演唱出一支《五類分子之歌》來:“五類分子不死心,反黨反國反人民,公社民兵緊握槍,誰敢搗亂把誰崩!坦白吧,交代吧!老實服法才光明,老實服法才光明!”他對這支既有點進行曲味道、又頗具民歌風的《五類分子之歌》,頗為自負、得意,還竟然要求在大隊召集的訓話會上教唱。但五類分子們態度頑固,死也不肯開口,加上大隊支書黎滿庚也笑著制止,才作罷。后來倒是讓村鎮上的一些小娃娃們學去了,到處傳唱開來,算是有了一點社會影響。
  對于秦癲子,本鎮大隊的干部、社員們有各種各樣的看法。有的人把他當本鎮的“學問家”,讀的書多,見的世面大,古今中外,過去未來,天文地理,諸如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美國的共產黨為什么不上山打游擊、工人為什么不起義,地球有不有壽命,月亮上有不有桂花樹、廣寒宮等等,他都講得出一些道道來,而且還要捎帶上幾句馬列主義、唯物史觀。使得山鎮上一些沒有文化的人如聽天書一般,尊他為“天上的事情曉得一半,地上的事情曉得全”;有的人講他偽裝老實,假積極,其實是紅薯壞心不壞皮;有的人講他鬼不像鬼,人不像人,窮快活,浪開心,活作孽;也有的人講,莫看他白天笑呵呵,鑼鼓點子不離口,山歌小調不斷腔,晚上卻躲在草屋里哭,三十幾歲一條光棍加一頂壞分子帽,哭得好傷心。還有民兵晚上在芙蓉河邊站哨,多次見他在崖岸上走過來,走過去,是想投河自盡?又不像是要自盡,大概是在思慮著他的過去和將來的一些事情……
  反正本鎮上的人們,包括賣米豆腐的“芙蓉姐子”在內,包括鎮糧站主任谷燕山在內,不管對秦癲子有哪樣的看法,卻都不討嫌他。逢圩趕集碰了面,他跟人笑笑,打個招呼,人家也跟他笑笑,打個招呼。田邊地頭,大家也肯和他坐在一起納涼、歇氣,卷“喇叭筒”抽:“癲子老表!唱個曲子聽聽!…‘癲子,講個古,劉備孫權、岳飛梁紅玉什么的!”“上回那段樊梨花還沒有講完!’,就是一班年輕媳婦、妹子也不怕他,還敢使喚他:”癲子!把那把長梯子背過來,給我爬到瓦背去,曬起這點紅薯皮!…‘癲子!快!我娘發螞蝗痧,剛放了血,你打飛腳到衛生院請個郎中來!’‘至于那班小輩分的娃娃,階級觀念不強,竟有喊他“癲子叔叔”、“癲子伯伯”的。
  秦癲子領著全大隊的二十二名五類分子,一個個勾頭俯腦地來到鎮國營飲食店樓下的一間發著酸咸菜氣味的屋子里,撿了磚頭、爛瓦片坐下,女經理李國香和“運動根子‘’王秋赦才陪著兩個公安員進來。公安員手里拿著一本花名冊,喊一個名字,讓那被喊的分子站起來亮個相。公安員目光如劍,嚴威逼人,寒光閃閃,壞人壞事,往往一眼洞穿。當喊到一個歷史反革命分子的名字時,一聲稚嫩的”有“,來自屋角落。站起來的是個十一、二歲的小娃子。公安員有些奇怪,十一、二歲的小娃子解放以后才出生的,怎么會是歷史反革命?秦癲子連忙代為匯報:他爺老倌犯了咳血病,睡在床上哼哼哼,才叫崽娃來代替;上級有什么指示,由他崽娃回去傳達。王秋赦朝那小歷史反革命啐了一口:”滾到一邊去!娘賣乖,五類分子有了接腳的啦!看來階級斗爭還要搞幾代!“
  接著,女經理李國香拿著一疊白紙,每個五類分子發一張,叫每人在紙上寫一條標語:“大躍進、總路線、人民公社三面紅旗萬歲!”而且寫兩次,一次用右手寫,一次用左手寫。五類分子們大約也有了一點經驗,預感到又是鎮上什么地方出了“反標”了,叫他們來對筆跡。膽子大的,對公安人員這套老套子,不大在乎,因為不管你做不做壞事,一破什么案子總要從你這類人入手、開刀。膽子小的卻嚇得戰戰兢兢,丟魂失魄,就和死了老子老娘一樣。
  使公安員和女經理頗為掃興、失望的是,二十二名五類分子中,競有十人聲稱沒有文化,不會寫字,而且互相作保、證明。王秋赦在旁做了點解釋:“鎮上凡是有點名望的地主老財解放前夕都逃到香港、臺灣去了,剩下的大都是些土狗、泥豬!”只有壞分子秦書田,還多從女經理手里討了一張紙,右手左手,寫出來的字都是又粗又大,端端正正,和印板印出來的一樣,把兩張紙都寫滿了。其實公安員完全可以到街墻、石壁上去對他寫的那些標語的筆跡。凡是會寫字的五類分子都留下了筆跡之后,公安員和女經理分別訓了幾句要老實守法的話,才把這些入另冊的家伙們遣散了。
  秦癲子最可疑。可是公安員找大隊干部一了解,又得到的是否定的答復,說“秦癲子幾年來老老實實,勞動積極,沒有做過什么壞事”。而且筆跡也不對。女經理李國香和吊腳樓主王秋赦又提出“賣米豆腐的胡玉音”出身歷史復雜,父親入過青紅幫,母親當過妓女,本人妖妖調調,拉攏腐蝕干部,行蹤可疑。公安員依他們所言,在逢圩那天,特意到米豆腐攤子上去吃了兩碗,坐了半天,左看右看,米豆腐姐子無論從哪個側面看都是一表人才,笑笑微微的,待人熱情和氣,一口一聲:“大哥”、“兄弟”,服務態度比我們多數國營飲食店的服務員不知要好到哪里去了呢。胡玉音又沒有什么文化,哪里像個寫“眨標”的?人家做點小本生意和氣生財,為什么要罵你這個三面紅旗?三面紅旗底下還允許她擺米豆腐攤子嘛,哪來的刻骨仇恨?
  后來實在沒有別的線索,女經理又給公安員出了主意:通過各級黨團組織,出政治題目,發動群眾寫文章談對三面紅旗的認識,讓全鎮凡是有點文墨的人,都寫出一紙手跡來查對。真是用心良苦,興師動眾。結果還是沒有查到什么蛛絲馬跡。
  鎮國營飲食店廁所的一塊千刀萬剮的杉木板,攪得全鎮疑神疑鬼,草木皆兵,人心惶惶。每個人都覺得自己被揭發、被懷疑、被審查。后來公安員把這塊臭木板當作罪證實物拿走了,但這一反革命政治懸案卻沒有了結。這就是說,疑云黑影仍然籠罩在芙蓉鎮上空,鬼蜮幽魂仍在青石板街巷深處徘徊。
  案雖然沒有破,王秋赦卻當上了青石板街的治安協理員,每月由縣公安局發給十二元錢的協理費。國營飲食店女經理在本鎮居民中的威信,也無形中一下子樹立了,并且提高了。這是本鎮新出現的一個領袖人物,在和老的領袖人物——糧站主任谷燕山抗衡。從此,女經理喜歡挺起她那已經不太發達的胸脯,仰起她那發黃的隱現著胭脂雀斑的臉盤,在青石板街上走來走去,在每家鋪面門口站個一兩分鐘:“來客了?找王治安員登記一下,寫清客人的來鎮時間,離鎮時間,階級成分,和你家是什么關系,有沒有公社、大隊的證明……”
  “你門口這幅對聯是哪年哪月貼上去的?‘人民公社’這四個字風吹雨打得不成樣子,而且你還在毛主席像下釘了竹釘掛牛蓑衣?”
  “老人家,你看那米豆腐姐子一圩的生意,大約進多少款子,幾成利?聽講她男人買磚置瓦尋地皮,準備起新樓屋?”
  “你隔壁的土屋里住著右派分子秦書田吧?你們要經常注意他的活動,有些什么人往來出進……鎮里王治安員會專門來向你布置。”
  如此等等。女經理講這些話時,態度和好,帶著一種關照、提醒的善意。但事與愿違,她的這些關照、提醒,給人留下的是一種沉悶的氣氛,一種精神上的惶恐。漸漸地,只要她一在街頭出現,人們就面面相覷,屏聲住息。真是一鳥進山,百鳥無聲,連貓狗都朝屋里躲。仿佛她的口袋里操著一本鎮上生靈的生死簿。芙蓉鎮上一向安分守己、頗講人情人緣的居民們,開始朦朦朧朧地覺察、體味到:自從國營飲食店來了個女經理,原先本鎮群眾公認的領袖人物谷燕山已經黯然失色,從此天下就要多事了似的。
  七“北方大兵”
  糧站主任谷燕山自從披著老羊皮襖,穿著大頭鞋,隨南下大軍來到芙蓉鎮,并扎下來做地方工作,已經整整十三年了。就是他的一口北方腔,如今也入鄉隨俗,改成鎮上人人聽得懂的本地“官話”了。跟人打招呼,也不喊“老鄉”而喊“老表”了。還習慣了吃整碗的五爪辣、羊角辣、朝天辣,吃蛇肉、貓肉、狗肉。他生
  得武高武大,一臉連鬢胡子,眼睛有點鼓,兩頰有橫肉,長相有點兇。剛來時,只要他雙手一叉,在街當中一站,就嚇得娃娃們四下里逃散。甚至嫂子們晚上嚇唬娃娃,也是:“莫哭!胡子大兵來捉人了!”其實他為人并不兇,脾氣也不惡。鎮上的居民們習慣了他后,倒是覺得他“長了副兇神相,有一顆菩薩心”。
  解放初,他結過一次婚。白胖富態、腦后梳著黑油油獨根辮子的媳婦也是北方下來的。但沒出半個月,媳婦就嘴嘟嘟、淚含含地走了,再也不肯回來。也沒聽他兩口子吵過架,真是蚊子都沒有嗡過一聲。這使老谷多丟臉,多難堪啊。他不責怪那媳婦,原因在自己。他覺得自己像犯有哄騙婦女罪似的,在芙蓉鎮上有好幾個月不敢抬頭見人。當時鎮上的人不知底細,以為他是丟失了某種至關緊要、非找回來不可的證件呢。還是在北方打游擊、鉆地道時,他大腿上掛過一次花,染下一種可厭的病。娘兒們得了這類性質相同的病,有人醫,有藥治。可是男子漢得了這類病,提都很少有人敢提,一提起來也會引起哄堂大笑,給人逗趣取樂兒呢。何況那時槍子兒常在耳邊呼嘯,手榴彈常在身邊爆炸,埋你一身土,嗆你滿嘴泥,半夜醒來還要摸摸是否四肢俱在。正是提著腦袋打江山、奪天下,拖幾年再說吧。誰還不是帶著某種傷疤和隱痛在干革命?有的戰斗英雄身上留著槍子兒、彈片頭都沒顧上取出來呢。原想著,只要能活下來迎接勝利,過上太平日子,病就不難治,問題就不難解決。連指導員是個個頭粗、心眼細的人,(唉唉,戰爭年代的指導員啊,是戰士的兄長,甚至像戰士的母親啊!)終于在行軍路上發現了這個年近二十的老排長的痛苦。當南下路過芙蓉鎮時,就把他留在這山青水秀的地方,轉了地方工作。但他還是羞于去尋醫看病,卻是偷偷地吃了十來服草藥,也不見效用。這位參加推翻了封建主義大山的戰士,腦殼里卻潛伏著封建意識。科學要在大白天里把人的身子剝得一絲不掛,由著那些穿著白大褂、戴著大口罩的男男女女來左觀右看,捏捏摸摸,比比劃劃,就像圍觀著一匹公馬。他是怎么也接受不了這種“奇恥大辱”。后來他聽人講,男子漢娶了媳婦,某些病就自自然然會好起來的。他權衡了很久,才打定主意,不娶本地女人,討個老家娘兒們,一旦不合適,好留個退步,起碼不在本地方造成不良影響……后來事情的發展,證明他是辦了一件穩妥事,又是一件負心事。因為他拒科學于門外,科學也就沒有對他表示出應有的友善。他一直給那女人寄生活費,贖回良心上的罪責。
  對于這件事,本鎮街坊們納悶了多半年,才悟出了一點原由:大約老谷主任身上有那種再賢淑的女人都不能容忍、又不便聲張的病。后來有些心腸雖好但不通竅的傻娘們,還給他當過幾回介紹,都被他一口一個地回絕了。漸漸地一鎮上的成年人都達成了默契,不再給他做媒提親。因而上兩月國營飲食店的女經理向他頻送秋波、初試風騷也碰了壁。當然沒有人把底細去向女經理學舌。
  話又講回來,老谷這人雖然不行“子路”①,卻有人緣。如今芙蓉鎮上那些半大的男伢妹娃,多半都認了他做“親爺”。他也特喜歡這些娃兒。因之他屋里常有妹娃嬉戲,床上常有男伢打滾。什么小人書、棒棒糖、汽車、飛機、坦克、大炮,擺了一桌,攤了一地。他還代有的娃娃交書籍課本費,買鉛筆、米突尺什么的。據鎮上的幾位民間經濟學家心算口算,他大約每月都把薪水的百分之十幾花在這些“義崽義女”身上了鎮上的青年人娶親或是出嫁,也總要請他坐席,講幾句有分量又得體的話。他也樂于送一份不厚不薄的賀禮。鎮上有的人家甚至家里來了上年紀、有身分的客人,辦了有鱗有爪的酒菜,也習慣于請他作陪,并介紹:“這是鎮上谷主任,南下的老革命……”好像以此可以光耀門庭。隨著歲月的增長,老谷的存在對本鎮人的生活,起著一種安定、和諧的作用。有時鎮上的街坊鄰里,不免要為些雞鴨貓狗的事鬧矛盾,掛在人們口邊的一句話也是:“走走!去找老谷,喊他評評理,我怕他不罵你個狗血噴頭才怪呢!”“老谷是你一家人的老谷?是全鎮人的老谷!只要他斷了我不是,我服!”而鼓眼睛、連鬢胡、樣子頗兇的老谷,則總是樂于給街坊們評理、斷案,當罵的罵,當勸的勸。他的原則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使矛盾激化,事態鬧大。若涉及到經濟錢財的事,還根據情況私下貼腰包。所以往往吵架的雙方都同時來賠禮道乏,感激他。他若是偶爾到縣里去辦事或開會,幾天不回,天黑時,青石板街的街頭巷尾,端著飯碗的人們就會互相打聽:“看見老谷了么?”“幾天了,還不回?”“莫非池要高升了,調走了?”“那我們全鎮的人給縣政府上名帖。給他個官,在我們鎮上就做不得?”
  ①沒有后代的意思。
  至于老谷為什么要主動向“芙蓉姐子”提出每圩批給米豆腐攤子六十斤碎米谷頭子,至今是個謎。這事后來給他造成了很大的不幸,而他從沒認錯、翻悔。“芙蓉姐子”后來成了富農寡婆,他對她的看法也沒有改變,十幾二十年如一日。這是后話。
  縣商業局給芙蓉鎮圩場管理委員會下達了一個蓋有鮮紅大印的打字公文:
  查你鎮近幾年來,小攤小販乘國家經濟困難時機,大搞投機販賣,從中牟利。更有不少社員棄農經商,以國家一、二類統購統銷物資做原料,擅自出售各種生熟食品,擾亂市場,破壞人民公社集體經濟。希你鎮圩場管理委員會,即日起對小攤販進行一次認真清理。非法經商者,一律予以取締。并將清理結果,呈報縣局。
  一九六三年×月×日
  公文的下半截,還附有縣委財貿辦的批示:“同意。”還有縣委財貿書記楊民高的批示:“芙蓉鎮的問題值得注意。”可見這公文是有來頭的了。
  公文首先被送到糧站主任谷燕山手里。因當時芙蓉鎮還沒有專職的圩場管理委員會,所以委員們大都為兼職,在集市上起個平衡、調節作用,處理有關糾紛,也兼管發放攤販的《臨時營業許可證》。谷燕山是主任委員。他主持召集了一次委員會議,參加的有鎮稅務所所長,供銷社主任,信用社主任,本鎮大隊黨支書黎滿庚。稅務所所長提出:國營飲食店女經理近來對圩場管理、街道治安事務都很熱心,是不是請她參加一下。谷主任委員說:人多打爛船,飲食店歸供銷社管轄,供銷社主任來了,就沒有必要勞駕她了。
  谷燕山首先把公文念了一遍。鎮上的頭頭們就議論、猜測開了:
  “不消講,是本鎮有人告了狀了!”
  “國以民為本,民以食為天,總要給小攤販一碗飯吃嘛!”
  “有的人自己拿了國家薪水,吃了國家糧,還管百姓有不有油鹽柴米、肚飽肚饑哩!”
  “上回出了條‘反標’,搞得雞犬不寧。這回又下來一道公文,麻紗越扯越不清了!”
  只有大隊支書黎滿庚沒有做聲,覺得事情都和那位飲食店的女經理有關。上回女經理和胡玉音斗嘴,是他親眼所見。前些時他又了解到,原來這女經理就是當年區委書記楊民高那風流愛俏的外甥女。但這女工作同志老多了,臉色發黃,皮子打皺,眼睛有些發泡,比原先差遠了,難怪見了幾面都沒有認出。聽講還沒有成家,還當老姑娘,大約把全部精力、心思都投到革命事業上了。前些天,女經理、王秋赦還陪著兩個公安員召集本
  鎮大隊的五類分子訓話,對筆跡。可見人家不單單是個飲食店的蘿卜頭。事后公安員安排吊腳樓主王秋赦當青石板街的治安員,都沒有征求過大隊黨支部的意見。這回縣商業局又下來公文……事情有些蹊蹺啊!至于女經理通過這紙公文,還要做出些旁的什么學問來,他沒有去細想。都是就事論事地看問題,委員們也沒有去做過多的分析。
  委員們商議的結果,根據中央、省、地有關開放農村集市貿易的政策精神,覺得小攤小販不宜一律禁止、取締,應該允許其合法存在。于是決議:由稅務所具體負責,對全鎮大隊小攤販進行一次重新登記,并發放臨時營業許可證。然后將公文的執行情況,政策依據,寫成一份報告,上報縣商業局,并轉呈縣委財貿辦、縣委財貿書記楊民高。
  稅務所長笑問黎滿庚:“賣米豆腐的‘芙蓉姐子’是你干妹子,你們大隊同不同意她繼續擺攤營業?”
  黎滿庚遞給稅務所長一支“喇叭筒”:“公事公辦,不論什么‘干’濕’。玉音每圩都到稅務所上了稅吧?她也向生產隊交了誤工投資。她兩口子平日在生產隊出集體工也蠻積極。我們大隊認為她經營的是一種家庭副業,符合黨的政策,可以發給她營業證。”
  老谷主任朝黎滿庚點了點頭,仿佛在贊賞著大隊支書通達散會時,老谷主任和滿庚支書面對面地站了一會兒。兩人都有點心事似的。
  “老表,你聞出點什么腥氣來了么?”老谷性情寬和,思想卻還敏銳。
  “谷主任,胡蜂撞進了蜜蜂窩,日子不得安生了!”滿庚哥打了個比方說。
  “唉,只要不生出別的事來就好……”老谷嘆了口氣,“常常是一粒老鼠屎,打壞一鍋湯。”
  “你是一鎮的人望,搭幫你,鎮上的事務才撐得起。要不然,吃虧的是我干妹子玉音他們……”
  “是啊,你干妹子是個弱門弱戶。有我們這些人在,就要護著他們過安生日子……我明后天進城去,找幾位老戰友,想想法子,把母胡蜂請走……”
  彼此落了心,兩人分了手。
  這年秋末,芙蓉鎮國營飲食店的女經理調走了,回縣商業局當科長去了。鎮上的居民都松了一口氣,好像撥開了懸在他們頭頂上的一塊鉛灰色的陰云。
  但山鎮上的人們哪能曉得,就在一個他們安然熟睡、滿街鼾聲的秋夜里,一份由縣公安局轉呈上來的手寫體報告,擺在縣委書記楊民高的辦公桌上。辦公室里沒有開燈,只亮著辦公桌上的一盞臺燈。臺燈在玻璃板上投下一個圓圓的光圈。楊民高書記靠坐在臺燈光圈外的藤圍椅里,臉孔有些模糊不清。他對著報告沉思良久,不覺地轉動著手里的鉛筆,在一張暗線公函紙上畫出了一幅“小集團”草圖。當他的力舉干鈞的筆落到“北方大兵”谷燕山這個名字上時,他寫上去,又打一個“?”然后又涂掉。他在猶豫、斟酌。“小集團”草圖是這樣的: 
  米豆腐西施
  奸
  (父為青紅幫,母為妓女,新生資產階級)?奸黎滿庚
  (大隊支書,嚴重喪失階級立場) 谷燕山
  (糧站主任,腐化墮落???)秦書田
  (反動右派) 稅務所長
  (階級異己分子)
  畫畢,楊民高書記雙手拿起欣賞了一會兒,就把這草圖揉成一團,扔進辦公桌旁的字紙簍里。想了想,又不放心似的,將紙團從字紙簍里撿出、展開,擦了根火柴,燒了。
  臺燈光圈下,他像日理萬機、心疲力竭的人們那樣,眼皮有些浮腫,一臉的倦容。他大約批示過縣公安局的這份材料,就可以到陽臺上去活動活動一下身骨,轉動幾下發酸發硬的頸脖,擦把臉,燙個腳,去短暫地睡三、五個鐘頭了。他終于拉過一本公函紙,握起筆。這筆很沉,關系到不少人的身家性命啊。他字斟句酌地批示道:
  芙蓉鎮三省交界,地處偏遠,情況復雜,歷來為我縣政治工作死角。“小集團”一說,不宜草率肯定,亦不應輕易否定、掉以輕心。有關部門應予密切注意,發現新情況,立即報告縣委不誤。Txt。小_說_天堂Www.xiaoshUotxt.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古華作品集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下载 pk10前三技巧 稳赚 三分彩走势图 吉林麻将上听的规则 福建快三 四肖选一肖期期准 3d胆拖1拖5直选好多钱 青海快三派彩电子走势图 淘宝快3红包 抖音能赚钱吗每天可以赚多少钱 德州麻将玩十元的一把是多少钱 体彩p3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免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