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閱讀 茅盾文學獎 全集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m.mdwenxue.com
當前位置:首頁 > 第四屆茅盾文學獎 > 《戰爭和人》在線閱讀 > 正文 第五卷 “聽夜聲寂寞打孤城,春潮急” 五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戰爭和人》 作者:王火作品集

第五卷 “聽夜聲寂寞打孤城,春潮急” 五

方立蓀晚上在四馬路廣西路口會樂里書寓①(①書寓:高級妓院的代稱,又叫“長三堂子”。)里吃花酒。會樂里是上海灘有名的銷金窟 ,弄堂內全是高等妓院。每家妓院門口都吊掛著白底紅字的燈招,上面寫著紅妓的名字招徠客人。方立蓀常在這里宴客,請日本人,也請“宏 濟善堂”的客戶。昨晚酒宴結束,時間遲了,他夜里就在那里留宿了。雖已九月,天氣炎熱,他一夜都未睡好。
  早上十點多起身,妓院里的娘姨送來了小籠包子和豆漿油條,他胡亂吃了一點,頭里暈糊糊的。打了電話到西愛咸斯路公館叫汽車來接。 接電話的是“老虎頭”,啰啰嗦嗦,開口就責問:“昨天是雙日,你為什么不回家住?你一天到晚‘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只知道自己 玩女人、圖痛快,就做事不留情!我是吊桶落在井里!瓦片永無翻身日了!”話未說完,嗚嗚哭將起來。
  方立蓀嫌她討厭,在電話里大聲吆喝:“一早上就觸我霉頭!哭哭哭,哭你娘的×!你馬上叫汽車夫阿陳把車子開來!保鏢也要來!車子 開到四馬路廣西路口等我,越快越好!”說了,“啪”地掛上電話。
  他是個謹慎人,從來不讓車子到妓院來接他。過去沒有汽車時,他有輛自備人力車。車上裝有電石燈和響鈴,晚間光亮奪目、鈴聲叮當。 曾有妓院里的相好在夏天要他派車子坐了“兜風”,他也從不答允。現在,買了汽車,有了保鏢,他仍是老規矩,汽車只給自己坐。到自己認 為應當秘密的去處,也不讓汽車夫和保鏢知道他的行蹤。有時,他到日本人家里去,離開一截路下車,讓汽車夫和保鏢等著,寧可自己走了去 ,也不讓汽車夫和保鏢知道他去日本人那里干什么。雖有危險,他也還是覺得這樣好。
  后來,那輛“福特”汽車由汽車夫阿陳駕駛著來了,保鏢“闊嘴巴”榮生也同車來了。汽車停在四川路廣西路口,他上了車,讓開到漢口 路仁安里去。
  他這一向,財運高照,人更胖了,走路也更蹣跚。昨天下午在虹口虬江路上一家日本人開的“御料理”里設宴請“宏濟善堂”的兩個日本 人吃飯。同時,也請了支持“宏濟善堂”的日本上海特務機關機關長陸軍原田少將的輔佐官德本中佐,目的是請上海特務機關能給予“大日本 戰地御用商”或“囑托商”名義核發“物資搬運出入許可證”,讓“宏濟善堂”的鴉片煙能販運到外地及內地國民黨統治區去。在請這些客人 時,他又特地加請了滬西極司斐爾路七十六號特工總部警衛總隊長吳四寶。
  吳四寶,江蘇南通人,是個滿臉橫肉四十開外的黑大塊頭。年輕時,在上海公共租界跑馬廳當過牽馬僮,后來替巡捕房辦些事,也替一個 英國人開過汽車。因為在上海牽涉到一件殺人案,浪跡山東,到軍閥隊伍里當過兵。過了些年,回到上海,拜丁嘯林的師弟青幫通字輩大流氓 季云卿做了老頭子。他像個兇神惡煞,不怕死,不要臉,成了青幫里的亡命之徒,人提起他都牙齒發冷,含糊三分。他同李士群搭上線后,成 了李的心腹,同李士群結拜為異姓兄弟,李士群開口閉口叫他“四寶哥”。戰爭使他變成了鐵石心腸。他殺人不眨眼,在“七十六號”里又安 插了自己一伙流氓兄弟結成一幫,見錢眼紅,什么壞事都干,綽號“殺人太保”。在幫李士群反丁默村,將丁默村排擠出“七十六號”中,為 李士群立下了汗馬功勞,他就更加狂妄,常說:“哪個癟三敢同我窮爺為難,窮爺一個個請他吃衛生丸!我吳四寶當漢奸就要當個痛快!”
  方立蓀因為拜過丁嘯林做老頭子,同季云卿也熟識,憑這點關系和他搭上了邊。本來,他是不想去沾吳四寶的,但吳四寶指揮他的徒子徒 孫,到各處售吸所和土膏行登門拜客,迫使繳納月規錢,為這還打傷過“宏濟善堂”的人,也用手槍威脅過一些土膏行的老板。吳四寶又在滬 西開了一爿嗎啡廠,雇用了些高麗浪人勾結日本憲兵隊里的密探販毒售毒,方立蓀就不能不敷衍、討好吳四寶,同他拉拉關系了。
  加上,近來方立蓀越來越感到自己在政界應當有個親近的靠山。眼面前放著的那個妹夫童霜威,偏偏是個死人額骨頭,僵得很也硬得很。 如果童霜威肯在汪精衛手下當大官,自己沾光之處一定不少!他生意越做越大,錢越賺越多,越感到需要政治上的靠山。當初,他主張將妹妹 嫁給童霜威,本來是打過這算盤的。如今,童霜威被軟禁著,自己不聞不問,豈非放著家里的自來水不用要去河里挑水喝?
  比如吳四寶這種粗坯吧,如果,自己妹夫在南京是個部長,就不必買他的窮賬了!所以,同方麗清商量過幾次后,他決定走吳四寶的路子 ,親自陪方麗清一起到南京走一趟,去看看童霜威,帶些吃的去,好好再下力規勸一番,讓方麗清在南京陪童霜威住上幾天。“好漢也怕枕邊 風”!他認為目前東洋人很得勢,德國人打蘇聯也打得很順手。苦海無邊,方麗清去勸勸,童霜威也該回心轉意了。
  他早些天給吳四寶送了禮,講了情況,提了要求,說明打算陪妹妹去南京看看童霜威。吳四寶十分爽氣,瞪著眼睛點頭拍胸脯:“你妹妹 同去不方便,不去算了!你老兄去當然可以!一句話,包在兄弟身上!”稍停,突然彈著黑眼珠又說:“不過,你是大富翁了!再說,又替東 洋人一道做黑貨生意。你自己去,萬一渝蔣方面的特工下毒手,那也危險。我派兩個弟兄送你到南京去!……”
  方立蓀是個精明人。昨天中午請客,特地請了吳四寶。既叫吳四寶領情,又是擺出些東洋人來給吳四寶看看。意思是:我方立蓀同東洋人 是有交情的,非等閑之輩!你不要小看了我,不買我的賬!
  果然,一頓飯吃得非常熱鬧。吳四寶興高采烈,酒灌得很多,黑臉泛紅,眼露血絲。臨走,瞪著兩只兇光畢露的大眼,對方立蓀拍胸脯說 :“方兄!明天下午,我就派人送你去南京!中午一點鐘,你在西愛咸斯路府上等著,我派人來!但要保守秘密,不要對人說,免得出事。現 在渝蔣的地下人員狗急跳墻……不提防不行!”
  這事,方立蓀昨晚打過電話告訴了妹妹方麗清,說明自己今天要去南京,行前見面再談談。現在,打算親自去仁安里二十一號看看、談談 ,然后回西愛成斯路家里吃中飯,等著“七十六號”派人來陪著去南京。
  他到了仁安里,“小娘娘”方麗明正在廚房里幫娘姨阿金和廚師傅胖子阿福忙著辦飯。見他來了,都各自叫了他一聲。聽見樓上麻將聲, 他明白又在打牌了,心里不禁想:這個小妹呀!真是個一心無牽掛的福人!
  方麗清、方老太太正同仁安里十號的康太太和九號的孫師母在打小麻將。這一向,“小翠紅”總是郁郁寡歡犯心口疼和頭疼,自從方雨蓀 懷疑她同洋行里的青年跑街沈鎮海“不干不凈”以后,沈鎮海再也不來了。方雨蓀自己在外面又租了小房子包了一個百樂門舞廳的紅舞女,常 常不回來過夜。說他是有心冷落“小翠紅”也可,說他是借這因頭自己又在外邊胡調更可。“小翠紅”夏天“疰夏”,吃不下睡不著,人一天 比一天瘦削。方老太太和方麗清拉她打麻將,她能推托盡量推托,總是愛獨自睡覺或者坐在房里膝上蹲著那只波斯種白貓繡枕套,一針又一針 。再或,看戲迷方傳經書架上的那些張恨水、包天笑的小說。她不多答理人,大家也不多答理她。今天,方立蓀來,要同方麗清談話商量去南 京的事。方麗清才去“小翠紅”房里,叫“小翠紅”出來幫她代打幾副牌。方麗清就陪小哥方立蓀到了自己房里。
  方立蓀敞開綢長衫衣領說:“下午,我就去南京了!你帶給妹夫的東西交給我好了!”
  方麗清剛才一副“全求人”正快要做成,方立蓀一來,打擾了牌興,壞了手氣,人雖下了牌桌,心里不高興,古怪起來了,噘噘嘴,說: “我想了一想,他也不缺啥。上次,江懷南托人帶信去時送去過一筆鈔票。他關在那里,又不能吃喝嫖賭,鈔票一定還在。要吃東西,他那寶 貝兒子也在身邊,可以替他在南京買!還帶東西去做啥?我知道,你是想他再出來做官,你好找靠山!你要帶啥就自己帶些去!”
  方立蓀拭著汗斜眼看看妹妹,心里不是滋味,說:“妹妹,這就是你莫名其妙了!我們是兄妹,我這趟去南京,全是為你好。你們是明媒 正娶的夫妻,總該團在一起。他現在落難,我去勸勸他。他開竅了,就又可以飛黃騰達。他當了大官,你不又是官太太了!這筆賬要會算!火 到豬頭爛,你對他親熱些,他才容易轉彎。你對他冷淡,有什么好?你怎么說得這樣難聽?好像去南京不是為你,而是為我?我給他要帶些茶 葉、火腿、糕點去的,但我帶是我的義,你帶是你的情!你不懂?”
  方麗清板著臉,漂亮的兩頰緋紅,說:“童霜威是個半截身子人土抬不上轎子的壽頭!我真后悔你們那時做主要我嫁給這么個瘟生!”說 著,因為吃了虧,一臉怒氣。
  方立蓀本不是個镴槍頭,在上海生意場上和青紅幫里混久了。處處不愿吃虧,又斜眼看看方麗清,說:“你這話就又錯了!打開天窗說亮 話吧,你別以為你現在同江懷南的事我同雨蓀一點不知道。你是我妹妹,我們少不得庇護點。我也要勸你妹妹一句:江懷南不管他多能干,他 比起童霜威來,也只是個──”他伸出小指,“小官!童霜威只要肯對汪精衛點頭鞠個躬,馬上就十六人大轎坐起!江懷南還是要拍他馬屁靠 他高升的。你不要近視眼,鬼迷心竅!”
  給方立蓀一頓搶白,方麗清啞口無言了,想想哥哥的話也對,嘴上仍不服輸,說:“我是個心去意難留的人!天不怕,地不怕。你不要亂 捅窗戶紙。你到南京,想對他怎么說就怎么說!你自己做主好了!我都不管!東西嗎,我這里有人家送的一盒西洋參,你帶去給他泡水喝!” 說著,去櫥里拿那盒江懷南送的西洋參,遞給方立蓀,說:“我要去叉麻將了!”
  妹妹嬌生慣養,脾氣一直別扭,方立蓀是深知的。拿了西洋參,看著方麗清又去打牌了,方立蓀心里不太受用,也懶得去打麻將的房里同 方老太太說一聲,就獨自踽踽下樓去了。
  坐汽車由保鏢“闊嘴巴”榮生陪著回到西愛咸斯路家里,方立蓀踏進門在樓下客廳前的走廊里,迎面見到“老虎頭”正從那里經過。“老 虎頭”哭得兩眼像兩只紅桃。見他來了,又落淚了,佯作沒看見,扭著屁股,邁著一雙“改組派”的小腳,往自己臥室走。方立蓀做生意最講 究吉利,出門上路也講究吉利,看到女人哭,覺得觸霉頭,一肚子的氣,像個兇神似的虎著臉走進“老虎頭”的房里,二話不說,對著“老虎 頭”臉上“啪”的一個耳光,連剛才受方麗清的一股氣也出在“老虎頭”身上了。他嘴里說:“好呀!你這個壞女人!你敢觸我的霉頭?我今 天要出門,你偏偏要哭喪!給我不吉利!我要打掉你的晦氣!”
  “老虎頭”披頭散發,橫倒身子往地上躺,蹬腳揮手又哭又叫。女用人和巧云都跑來了。女用人嚇得不敢勸說。巧云心里高興,嘴上甜, 裊裊婷婷勸著方立蓀到客廳里坐,討好吉利地說:“好了好了!打發打發!一打就發財!打過了,就不要再打了!一家一個主、一廟一個神嘛 !今天你要出門,中飯燒了你喜歡吃的腌燉鮮、油炸蝦,好好吃一頓再出門,大吉大利!”
  “老虎頭”仍睡在地板上大哭大叫,也聽不清嘴里是在抑揚頓挫地哭唱些什么。方立蓀聽了仍是皺眉,氣得坐在沙發上哼哼,中飯也不想 吃。巧云好說歹說勸著方立蓀喝了點酒吃了點菜。一會兒,方立蓀倒想睡午覺了,但看看客廳里的自鳴鐘,已經快一點了,只好不睡,將帶到 南京的禮品和隨身衣物放在一邊,靜靜等著“七十六號”來人。
  鐘“當”地敲了一下,門鈴“丁零零”響了。一會兒,“闊嘴巴”榮生進來了,垂手說:“老板,有個癟嘴,自稱人叫他‘癟嘴阿四’, 是‘七十六號’派來陪同你到南京的,在門口!”
  方立蓀覺得吳四寶言而有信,說:“請他進來!”
  “癟嘴阿四”當年嘴上好像同人打架時給鐵器擊過一下,凹下一塊。他穿套半新的帆布西裝,襯衫領子翻在西裝衣領上,一看是個鬧事生 非的白相人。到客廳后,他眼睛一直在骨碌碌打量著百寶格上放著的那些值錢的擺設:青花古瓷瓶、翡翠玉佩、二龍戲珠牙雕、五彩琺瑯盤… …雖沒說話,臉上的神態卻好像是贊嘆:啊!真闊氣呀!
  方立蓀讓他在沙發上坐下,用人敬了茶和煙,“癟嘴阿四”催方立蓀動身,說:“方老板,時間不早,可以動身了!我陪你去,一切放心 !”
  方立蓀思索了一下,說:“好!”卻又說:“我讓‘闊嘴巴’榮生也送我一道去!”他是想起吳四寶那天的話,覺得再帶個自己的心腹保 鏢放心些。
  “癟嘴阿四”也不說不行。三個人一起走出房屋到大門外,準備坐汽車夫阿陳開的那輛福特牌轎車去火車站。巧云滿面春風地跑到大門口 來送,站在門里看著方立蓀上車。
  誰知,方立蓀正拉開汽車門要上車時,突然,路畔馳來一輛黑色小車,一陣風先后跳下三個人來,拔出手槍,大聲攔住了汽車。保鏢“闊 嘴巴”榮生見勢不好,剛拔出槍來,就被對方“砰”“砰”兩槍,打得鮮血進流滾倒在地。汽車夫阿陳喊了一聲“救命”!也挨了一槍血濺椅 座。三個暴徒用槍指住方立蓀和“癟嘴阿四”,綁票似的將二人一起推上了他們那輛黑色汽車,方立蓀見情況不妙,憑借著正在家門口,突然 推開一個暴徒,縱身跳下汽車。轉身要逃進家里去,嘴里高聲大叫:“強盜!強盜!”
  就在這時,手槍“砰”地響了,也不知是走火還是怕方立蓀掙扎逃跑,這一槍正打在方立蓀的大腿上。兩個綁票的跑上來一邊一個用力一 夾,將方立蓀拖尸般地挾上了汽車,汽車“嗚”地一溜煙開走了。
  巧云在大鐵門邊眼見到這一幕情景,嚇得趴倒在地面無人色,嘴里喃喃禱告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那死了的“闊嘴巴”榮生躺在血泊中, 仰面朝天像個“大”字。方立蓀傷口留下的鮮血滴滴答答淋了一地。真可怕呀!汽車夫阿陳被一槍打在臉上,子彈穿過鼻子從頸后出來,這時 滿面滿身是血,掙扎著跌跌撞撞走下了汽車,嘴里“哎喲…‘哎喲”,一會兒又栽倒在地不省人事了。等到警察聽到槍聲急忙趕來,被綁票的 方立蓀已經早不知去向了。
  方立蓀被一槍打在大腿上,本來應該無事,偏偏這顆子彈打斷了大動脈血管,血滴滴答答流得很多。他的嘴被塞上了一塊手帕,言語不得 ,神智倒還清醒。起先不明白遭誰綁了票,但見車子飛快向滬西開,心里就有點奇怪了。不久,車子到了極司斐爾路七十六號,他更奇怪。那 三個綁票的連同“癟嘴阿四”一起將他抬著下車,送到一間房里,讓他躺在一張床上。看到“癟嘴阿四”那副輕松快樂的樣子,方立蓀明白了 :我是觸霉頭上了吳四寶的當了!這“癟嘴阿四”是做魚餌來釣我這條大魚的呀!
  有個中年醫生來進行包扎,方立蓀哼著聽他擺弄。剛包扎完,見門口出現了一個黑黝黝的壯漢,胖臉上油光滿面,布滿血絲的雙眼游移不 定,手指上戴著金光閃閃的大戒指。這不是“殺人太保”吳四寶嗎?方立蓀心里一沉:好呀!果然不出所料!傷口疼痛,他感到自己像只屠宰 場里快挨刀殺的豬羊了,呻吟著說:“四寶哥!我們是青幫師兄弟,有話好說!你要高抬貴手啊!”
  吳四寶笑笑,笑得兇狠。這一向,他綁票的事干得不少:綢業銀行的盧允之,綁后給了三萬元“保款”;銀行資本家許建萍,被綁后,索 取了十萬元“保款”。方立蓀這塊大肥肉到手,吳四寶覺得是請了個財神菩薩來了,豈能不高興?又豈能輕易丟掉財源?
  吳四寶咧著嘴說:“方老板!管山吃山,管水吃水!私交歸私交,公事要公辦啊。我是奉命逮捕你的!你與渝方有關系!有反對汪主席的 言行!你倒說說看,你要到南京去做什么?有啥秘密任務?”
  方立蓀像當頭一連挨了幾棒,昏昏沉沉,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萬萬想不到一下子自己怎么成了與重慶有聯系、有反對汪主席的言行、有 秘密任務的渝蔣分子了?他呻吟著哀告說:“天地良心!完全沒有的事!四寶哥,你積點陰功!大水哪能沖起龍王廟來了呀?”
  吳四寶笑笑,又毒又辣,朝方立蓀看看,眼神陰險,使方立蓀渾身汗毛立正,心里恐怖得往外冒冷氣。他對邊上的“癟嘴阿四”和幾個壯 漢歪歪嘴。一伙人七手八腳將方立蓀抬到了一間刑訊室里。刑訊室地上潮濕,散發著血腥氣,到處擺著刑具:老虎凳、闊皮鞭、灌水器、吊環 、電刑器、水桶、繩索……方立蓀心里明白:遇到了瘟神,皮肉要吃苦了!
  方立蓀懊悔極了:我真不該去沾吳四寶這種壞蛋的!為什么要自己把屁股送上去挨他的板子呢?為什么要往“七十六號”的圈套里鉆呢? 我自己要去與虎謀皮、引狼入室,我自己要將惡鬼請進門來,能怨誰?
  吳四寶不見了,“癟嘴阿四”上來,翻臉不認人地問:“姓方的!說!要鈔票還是要性命?”
  方立蓀沒有回答。他明白,這是黑吃黑!看來,要敲竹杠!這下是一定會獅子大開口的。他想:給點錢消災化禍我愿意,但獅子大開口漫 天要價吃大虧我是不干的!真沒料到啊!“七十六號”綁票會綁到我方立蓀頭上來了!
  “癟嘴阿四”手里拿起一根闊皮鞭,見方立蓀不回答,“啪”“啪”在方立蓀肥胖的身軀上甩了幾鞭。方立蓀殺豬般地痛叫起來。
  “癟嘴阿四”又甩了兩鞭,說:“放心!傷不著筋骨的!要是不識相,我只好這么甩下去!”
  吳四寶又進來了,吆喝“癟嘴阿四”:“不要亂打!”他飛揚跋扈地對方立蓀笑笑,說:“我可以幫你說說情,但你要先承認同渝方有關 系,寫封信回家,讓家屬出鈔票疏解了結。要是聽我的,照這么辦,就有回去的希望。不然,‘七十六號’是進來容易出去難。要錢不要命, 值得嗎?”
  方立蓀臉漲得血紅,想:這是要屈打成招好漫天要價逼我出巨款贖票呀!一肚子的氣,搖頭說:“你們無中生有,東洋人要不答應的!四 寶哥,你得放手時須放手,不要錯打了算盤星,將來大家在上海灘不好見面!”他的傷口雖然包扎了,仍在淌血。血流得太多了,人虛弱乏力 ,漸漸有點迷迷糊糊了。
  吳四寶齜齜嘴:“想拿東洋人嚇我呀!好,不給你點顏色看看,諒你也不知道你窮爺的厲害!”他從“癟嘴阿四”手里奪起皮鞭親自抽打 ,打了十來下,見方立蓀只是哼哼,卻不說話,發火說:“看來,橫針不拿,豎線不動!好吧!你不答應這條件,天氣熱,給你先灌點冷水風 涼風涼!要是你胃口好,冷水吃得消,再灌洋油!”
  “癟嘴阿四”同另外兩個壯漢上來動手,用一只漏斗插在方立蓀嘴里,撳著他手腳,捏著他鼻子,提把水壺往漏斗里澆水。水“咕嚕嚕” 冒泡,都從喉嚨口直嗆進嗓門里去了。方立蓀劇烈嗆咳起來,大聲哼哼:“啊喲!”“啊喲!”他覺得自己快要死了。
  吳四寶的黑胖臉上冷酷無情,眼睛里放射著惡狠狠的兇光,問:“承不承認?答不答應?我是奉命行事沒有辦法!旋你不圓我要砍得你圓 !老兄不要聰明一世糊涂一時!”
  方立蓀衰弱地睜開了眼,哆哆嗦嗦地問:“你們……要……多少鈔票?”他對鈔票的門檻最精!要他多出錢他心疼,怎么也舍不得!像做 生意一樣,他想打聽打聽價錢。
  吳四寶覺得有點苗頭了,笑笑說:“你大發橫財,買洋房,買汽車,銀行里有保險柜放金銀財寶,天天花天酒地,肥得透油。我手下有過 調查,一筆賬清清楚楚。我也不要你太多,你付五十萬也算是向‘七十六號’繳點孝敬費吧!討價還價你免開尊口,這不是做鴉片生意!”
  一聽吳四寶開價五十萬,方立蓀明白事情棘手了!這么多鈔票,是要他傾家蕩產,割他的肉,挖他的心呀!方立蓀傷口仍在流血,面色蒼 白泛紫,感到不能支持了,閉著眼呻吟,像醉成一攤泥似的,鼻翼急促地翕動,說:“我……我不行……了……”一下昏厥過去。
  吳四寶是個蠻橫的粗坯,殺人、聞血腥氣都是家常便飯,嘴里罵罵咧咧:“你胖得像條豬,壯得像條牛!你死不了!……”見方立蓀似乎 真的昏厥了,又叫“癟嘴阿四”:“快!掐人中!快!再潑涼水!”
  一會兒,方立蓀微微動彈,又眨了眨眼。
  吳四寶獰笑笑,說:“我說你是假裝的嘛!來!”他指揮手下:“冷水往鼻孔里灌!”
  “癟嘴阿四”和另外兩個壯漢,又將方立蓀撳住,只不過插在嘴里的漏斗換成了插在鼻孔里的兩根橡皮管。冷水呼嚕嚕從方立蓀鼻孔里灌 進去,嗆到肺里,方立蓀又昏死過去了!
  “癟嘴阿四”看看方立蓀的狼狽模樣,對吳四寶說:“是只爛泥菩薩,一碰就碎了!看樣子不靈光了!”又看看方立蓀大腿上包扎的紗布 早已被血染得濕淋淋了,說:“傷口好像蠻厲害!”
  吳四寶也看出方立蓀已經奄奄一息,上前翻翻他的眼皮,罵道:“死赤佬!鈔票多得木佬佬,還是一錢如命,自己找死!”他對“癟嘴阿 四”說:“關照醫生來,好好醫一醫!明朝再說!”其實,吳四寶心里明白,醫生是醫不活方立蓀的了!想:其實,不該讓他翹辮子的!也怪 他自己實在太不中用了!
  方立蓀遭到綁架后,方家的人都像被剁了尾巴的猴子,焦灼暴跳。傍晚時分,漢口路仁安里方家的人都聚到西愛咸斯路來了。
  “老虎頭”呼天搶地,哭得死去活來,躺在床上不起來。她怨怪巧云:“你是只白虎星呀!有了你家里就不得安呀!你在門口看到人家綁 票也不上去拼命呀!……”又哭嚷著:“要是我呀!……我一定把他搶回來了呀!……只有你這個沒良心的‘白虎星’呀!看著他被綁票也不 管呀!”
  那巧云,也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她招待著方家的人到客廳里坐,口口聲聲怪“老虎頭”不該在方立蓀出門時亂哭亂鬧觸了方立蓀的霉頭 ,說:“立蓀頂怕人哭喪,‘老虎頭’偏要哭呀!這下她把立蓀哭到綁票的手里去了呀!……都怪她這根哭喪棒哭得不吉利呀!”說完就哭, 哭了再說,顛來倒去。
  客廳里,方老太太不斷囁囁嚅嚅禱告菩薩保佑。她和方麗清也不斷地哭哭啼啼。“小翠紅”跟著來了,在一旁陪著落眼淚。她是不能不落 淚。不落淚,婆婆、小姑和男人都要不滿的。再說,她心地善良,見人傷心自己也會傷心。她心情很壞,哭泣落淚,實際也是哭自己呀!
  方雨蓀哭喪著臉,嘴嘟得能掛只油瓶,坐在沙發上悶不作聲。戲迷方傳經被喊著一起跟來了。他坐在沙發上,看著方老太太嗚嗚咽咽地哭,默 默無聲地暗暗在哼京戲,哼的是《馬鞍山》①中鐘元甫的一段原板:“人老無兒甚凄慘,似狂風吹散了滿天星。黃梅未落青梅落,白發人反送 了黑發人。我的兒啊!……”這是他新學會的一出戲,哼著哼著,打起哈欠來。
  ①《馬鞍山》:這出京戲寫俞伯牙和鐘子期結為知音,一年后,伯牙再來會鐘子期,鐘已死。伯牙遇到上墳的鐘子期之父鐘元甫,鐘元 甫向俞述說了子期至死不忘俞的經過,俞摔琴以報知音。
  方麗清為了撇清干系,嘀嘀咕咕一邊流淚一邊說:“他要去南京,不要他去,他偏要去!說起來是為了我去,其實,他是為了希望嘯天上 臺好替他撐臺面。現在出事了!這責任我是不能負的……嗚嗚……”
  方老太太勸慰女兒:“麗清,誰也沒有怪你呀!你說這些做啥?他不到南京未見得就不出這件事呀!樹大招風,人怕出名,他遭人忌了呀 !上海灘上的綁票都是為了鈔票呀!……”說著,捶胸頓足哭將起來。
  方雨蓀聽哭聲聽得膩了,煩躁得跺腳大吼:“你們不要哭了好不好?”
  大家哭聲停了。
  方雨蓀分析說:“捕房人也來過了,現場也看過了,送到醫院去的汽車夫阿陳也訊問過了,巧云也訊問過了。看來,這綁票的不會是‘七 十六號’的人!‘七十六號’常干綁票的事,但吳四寶同立蓀有交情,又是他拍胸脯答應派人送立蓀的!送立蓀的那個‘癟嘴阿四’也被綁走 了!我看,保不住是渝蔣干的事!立蓀做的黑貨生意實在也太招風!這種綁票要是為敲點竹杠還罷,要是不為鈔票,是為了政治原因,就更危 險了!你們說,我這分析有沒有道理?”
  大家都點頭說有道理,其實誰心中也無數。
  只有方麗清說:“要是政治原因,那反倒好!像嘯天關在南京,人家也不敲竹杠。就怕綁去是為了敲竹杠!那破財蝕本就太不合算了!” 她是處處想到錢的。
  方雨蓀皺著眉嘆氣,說:“現在依靠巡捕房一點盼頭也沒有,只好自己找門路想辦法了!我去多托幾個認識的場面上的人,讓各方打聽。 先弄清人在哪里。只要能平安回來,破點財也要忍痛犧牲,是不是?”
  方老太太精明地說:“立蓀這下子人突然不在,他的錢有多少,放在哪里,我們都不知道。‘宏濟善堂’那邊,他的頭寸不要全給人吞下 去了。雨蓀,你說怎么辦?”
  方雨蓀點頭,說:“是呀!”他轉臉問在哭著擤鼻涕的巧云:“他銀行保險柜上的鑰匙在哪里?密碼你知道不?金條、存款別的地方還有 嗎?家里有沒有?”
  巧云尖聲叫喊起來:“啊喲!我怎么知道?他自己就像只保險柜!錢鈔的事是不讓我管的!也許‘老虎頭’知道,我是一點私房也沒有! ”說畢,又大哭起來。
  方老太太不耐煩了,吆喝:“還要哭!還要哭!俗話說:家有賢妻,男人不遭橫事!立蓀倒了霉,都是你們兩個不賢慧!你同‘老虎頭’ 把首飾全拿出來救立蓀!”
  巧云又尖叫:“首飾‘老虎頭’比我多!叫她拿!她不是大老婆嗎?”說著,又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哭起來。
  方雨蓀嘆口氣:“可惜江懷南在蘇州,不然,有他幫著跑跑更好。”說完,他要去打電話叫出租汽車,決定出去跑一跑,說:“我去叫輛 出租汽車,出去找找熟人!”
  方麗清突然插嘴說:“傳經,你去電話局打個長途電話到蘇州給你江家爺叔,叫他快點趕來上海,就說有要緊事!”
  戲迷方傳經一直在沙發上坐著打瞌睡,這時醒了,站起身來,說:“好!”像蹬馬似的走了。他早想找個機會離開了。
  一會兒,出租汽車來了。方雨蓀匆匆上車走了。方家的人全都留在西愛咸斯路吃晚飯。到夜里九點多鐘,大家正在焦急,方雨蓀滿臉黑氣 地回來了,一進客廳,大家就七嘴八舌地問他打聽到消息沒有。
  方雨蓀嘆氣說:“怪事怪事!托了好幾個人,都打聽不到消息。其中一個是黃金榮①老太爺的門徒,人叫他‘鬧天宮長賡’,他同‘七十六號 ’吳四寶他們常有來往。前些時,綢業銀行盧允之被‘七十六號’綁票,據說是他從中接洽,后來花了三萬塊保釋了,盧允之送了他一萬塊! ”
  ①黃金榮(1867--1953):上海最大的青幫頭子。
  方麗清古古怪怪地叫起來:“發瘋了!這么多鈔票!又不開鈔票印刷廠,怎么一下子就送這么多鈔票出去?”
  方雨蓀鐵青著臉說:“妹妹,這還是便宜的!你就別打岔了!聽我說,事情很棘手呢!”
  方老太太愁眉苦臉:“雨蓀,快說呀!”
  方雨蓀板著臉做著手勢說:“‘鬧天宮長賡’給我去打聽,剛剛給了回音,他去托了吳四寶。吳四寶說:‘七十六號’也正在找方立蓀和 他們的‘癟嘴阿四’。他同立蓀有交情,可以幫忙。現在已經有了點線索,確是重慶方面干的。但是他派了許許多多弟兄出去打聽,要先付五 萬元酬勞費。結果,‘鬧天宮長賡’千講萬講,減少到三萬塊!另外再給五千塊酬謝‘鬧天宮長賡’。”
  方麗清又叫嚷起來:“哎呀!要這么多鈔票?獅子大開口,你要殺殺價的嘛!這價錢太吃虧了!”
  方雨蓀搖頭嘆氣,皺眉說:“救命如救火!不能顧什么吃虧不吃虧了!難道立蓀的身價不值三萬五千塊?我也巴不得一文不付,但那能行 嗎?這筆錢明天我就想法先籌了送去。”
  方老太太心疼地叮囑說:“雨蓀,你看著辦吧!只要立蓀能平平安安回來就行。有他這個人在,就有金山銀海!”
  方雨蓀點頭說:“說定明天上午送這筆錢,明天下午就可以給確定的回音。”
  大家似乎有了一線希望。十一點鐘光景,方老太太和方麗清還有方雨蓀和“小翠紅”叫了出租汽車回漢口路仁安里去。
  第二天早上,方雨蓀給“鬧天宮長賡”送了鈔票。中午,江懷南由蘇州來了,也立刻幫著到外面去跑,托熟人打聽情況。傍晚,在漢口路 仁安里,方雨蓀一個人先回來了,嘴嘟得高高的,近視眼鏡下一臉的晦氣更重。
  方老太太急著問:“回音來了嗎?”
  方雨蓀先點點頭,又突然搖搖頭。
  方老太太知道不好,心“噗噗”跳得飛快。
  方麗清上來追問:“怎么了?”
  方雨蓀長嘆一聲,臉像朽了的大蒜瓣,搖頭說:“打聽到立蓀他已經給撕了票了!”說著,眼眶紅了。
  “什么?”方老太太聽了,鬼哭神嚎,忽然一頭栽倒在地,額上腫起個烏青塊,人事不省。兒子、女兒連忙將她扶起,方麗清急著給她搓 揉額上的腫塊。“小翠紅”、“小娘娘”等也連忙鋪床的鋪床、抬人的抬人,將方老太太抬到床上,守在邊上哭哭啼啼。
  掐人中,掐指尖,用冷手巾搭額,好一會兒,方老太太才蘇醒過來,問:“尸體在哪里?”
  方雨蓀嘆氣:“這些赤佬門檻精得很!口口聲聲說‘得人錢財,與人消災!’口口聲聲是好心幫忙性質,可是在錢的問題上寸步不讓。要 打聽尸體在哪里,還要先付三萬塊酬勞金!”
  方麗清臉色緋紅,又厲聲尖叫:“熱昏頭了!”
  方老太太委曲求全,哭著點頭:“好吧!再還還價。實在不行,三萬也可以!拿立蓀西愛咸斯路的房子先抵押一筆款子用了再說。幸好房 契他交在我手里。傾家蕩產,我也要把立蓀尸體找回來!都是怪他自己呀!要發這個斷命的橫財,做這種黑貨生意。是現世報呀!”說完,連 連哭著頓腳。
  方雨蓀點頭,哀愁地說:“那我拿房契先去抵押,弄筆鈔票來。”說完,等著方老太太起床開柜,從首飾箱里取出房契,接過房契,匆匆 又走了。
  深夜,方雨蓀與江懷南都先后回來了,在仁安里樓下客堂間里坐著等“鬧天宮長賡”的電話。
  十二點多鐘,電話鈴聲“丁零零”響了。“鬧天宮長賡”如約打電話來,給了回音,說:“吳四寶派了幾十個弟兄多方打聽,才知道方立 蓀的尸體放在新開張的東亞殯儀館里,明天一早就可以去領。,’又說:“吳四寶和我都很難過!四寶哥要我深深表示哀悼。”
  接過電話,方雨蓀渾身冒汗。在客廳里坐在太師椅上,半晌做不得聲。
  江懷南用手在拔日本式的小胡髭。他蓄了這種日本式的小胡髭,方麗清夸過他“更有氣派”了。他綢緞衫褲筆挺,舉止仍舊瀟灑,目光也 十分機靈,聽了電話內容,忽然一拍大腿,說:“雨蓀兄,我看他們這是害死了人看出殯!”
  方雨蓀愣在那里,不由點頭。
  江懷南忽又嘆口氣說:“唉,雨蓀兄,你和我,可也要當心啊!這世道,誰知是怎么回事?”
  方雨蓀像具僵尸,燈光下,臉色發青發暗,臉上的肌肉牽動著,一跳,又一跳。
  方立蓀的死訊,童霜威和童家霆是從報紙上和收音機里陸續知道的。
  先是看到了上海的《中華日報》,這張漢奸報上的簡短社會新聞,說富商方立蓀在要啟程去南京時,突遭綁架,疑系渝蔣藍衣社所為。后 來,又看到報紙上的連續報道,說方立蓀的尸體已在東亞殯儀館發現,據東亞殯儀館說:是頭一天晚上,由幾個男女冒充死者家屬用汽車將尸 體送到殯儀館來的。經過驗尸,尸體身上有遭鞭打的傷痕,大腿中過一槍,動脈打斷,流過大量的鮮血,肺部有淤血、嗆水情況……《中華日 報》說是重慶分子干的。
  聽說方立蓀被綁架并死亡,童霜威和家霆都很驚訝,卻并無悲傷。
  家霆說:“我早想過,他遲早會出事。這種昧良心發國難財與敵偽勾結販鴉片的奸商,不會有好結局的!”
  童霜威感嘆地說:“我不太相信報應,但天下事每每多行不義必自斃,這又似乎很有因果關系了。方立蓀想在這場戰爭里撈一把,結果自 己的命倒給撈走了!”他忽然問家霆:“報上說他是在要來南京時被綁架的,他來南京干什么?”
  家霆思索著說:“還不是為了販鴉片,當然也許會順便看看你,再來勸你下水!”
  自從歐陽素心不告而別,寫了信去未曾得到答復,家霆情緒很壞,內心說不出的痛苦,話少了,飯量小了,有時悵望著天空嘆氣。他想得 很多,覺得信仰是無法強迫改變的。爸爸不做漢奸,就是明證。他恨日寇和漢奸,也是明證。他想起學校生活:慕爾堂那扇碩大無朋的大門敞 開著,臺上牧師講經,大風琴咿咿呀呀鳴個不休,贊美詩歌聲盈耳,陽光從七彩玻璃長窗里射進來,照耀著唱經臺那一角。學校里規定學生必 須在星期日做大禮拜,平時也要參加圣經班和唱詩班,可是越這樣,他越不想信仰基督教。他不信神!更厭惡強迫!……他愛歐陽素心,可偏 偏歐陽的父親落了水,母親又是日本人。他明顯地感到自己不能違背信仰,所以在愛和恨中蘊含著矛盾。怎么來排除這種矛盾?怎么來處理這 種矛盾呢?他惶惑得很。
  童霜威問明究竟,也看到兒子心情不好,體會到兒子心里的想法,想:歐陽素心確實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又想想歐陽素心是歐陽筱月和日 本女人生的,卻又覺得兒子就這么同她散了也好。但,白晝聽著歐陽素心帶來的收音機,晚間聽著放在枕下葫蘆里喂養的蟈蟈叫,想起歐陽素 心來后短短相聚的情景,又總是覺得擺脫不了對這女孩子的記憶。這真是個會討人歡喜的少女!家霆如果真有這樣一個女朋友,是一種幸福。 人生的際遇太難說了!如果家霆同她斷了,也許以后就永遠再也遇不到這么理想、可愛的女孩子了,那不是會有終生遺憾嗎?
  比如柳葦,當相聚時,曾有過齟齬,甚至分手各奔東西了。但后來,直到現在,只要想起她,或拿方麗清來同她比,就感到那分手是終身 遺憾了。
  這樣想時,童霜威又覺得不應當在家霆這么傷心沮喪時再說什么使家霆不愉快的話了。另一方面,他想:我,難道就永遠這樣被囚禁著, 過這種地獄般的灰暗、凄涼的生涯嗎?管仲輝教了我“錦囊妙計”,我為什么不趕快試一試呢?
  柳忠華在武漢時對他說過的那番話,他常常咀嚼玩味:“任何人,任何時候、任何事上都存在著一個選擇的問題。關鍵是看你如何作出正 確的選擇!”在投降與不屈之間,在冒險潛逃與茍且偷生之間……童霜威感到自己面前放著的抉擇是嚴重的,但必須作出正確的選擇!他終于 暗暗下定了決心。
  童霜威本來想把自己這種決心告訴家霆,又一想:雖是親生兒子,還是不先告訴他。告訴他,在敵人面前,他所流露出的焦灼也許就不那 么真實了。適當的時候再告訴兒子吧,現在不但不能明明白白告訴他,連暗示都是無利的。
  這個階段,思慮多了。對家霆和歐陽素心的事煩了心,聽家霆談起在雨花臺找到柳葦墓碑的事,又觸動了種種痛心的回想,加上被囚居的 心情一直不好,童霜威的血壓、心臟又常有不舒適的感覺。他決定裝出病情十分嚴重,裝得逼真。現在,當從報上和收音機里知道了方立蓀的 死訊后,他感到是一個好的借口,一個好的“病因”。
  這天晚上,他對家霆說:“無論如何,方立蓀的死,使我吃驚,也使我難受!這一個多月來,我老是感到心臟和血壓都不適,今天特別嚴 重,你快扶我躺下。”
  家霆連忙扶他躺下,將藥給他吃了。
  童霜威喘著氣說:“兒子,我很懊悔,一連走錯了幾步棋!如果聽你舅舅的勸告,當初不回上海就好了;回上海后,如果不顧一切,不顧 經濟困難,設法走了或后來早點冒險離滬,也好了。但猶豫、膽怯,結果造成今天的困境,我好悔啊!”
  家霆勸解著說:“不!爸爸,那兩步棋是錯了,但您的路子沒錯!您到今天也沒有屈服!”
  童霜威裝得異常衰弱地說:“兒子,我要對你說幾句話。我的病好像很重!如果我萬一病況沉重,你不要急!”
  家霆不禁流淚了,說:“爸爸,不會的!您不會的!”但瞬即又說:“我恨透他們了!如果您有三長兩短,我也不想活了,我要找他們報 仇!我要想盡辦法暗殺汪精衛!”
  童霜威沒料到兒子會有這種想法,馬上“噓”的一聲,叫他輕些。童霜威從家霆的雙眼里看到一種仇恨的光芒,意識到家霆的性格。如果 真有那一天,家霆是會這么干的!即使他沒有槍,用一把刺刀他也會那么干的!童霜威也說不上自己是震驚還是感嘆了,心里復雜得很,說: “別那么想!那是白白送命!辦不到的!我只是叮囑你,如果我萬一有什么不好,比如病重了,你不要著急。我總在想,我們一定要爭取回到 漢口路仁安里去。也許我病重了,倒會放我回上海的!”
  家霆伏在床邊,說:“爸爸,您先別想那些!”
  童霜威喘息著說:“拿紙筆來!你給我代筆寫封信給汪精衛,就說:童霜威病情嚴重了,要求回上海治療,并在家中住,便于家眷照顧。 信末注明是代筆,明天你外出寄發。”
  家霆說:“求他嗎?這個漢奸賣國賊!”
  童霜威嘆氣:“這不算求!我并不對他屈膝,也不跟他賣國,我只是要爭取自由。”
  家霆去拿紙筆,不禁猶豫地問:“稱呼他什么呀?這信不好寫!”
  童霜威思索了一會兒,變了主意,頹然地說:“本可以不寫他的姓名的。但我想,你的話是對的!不寫這信了!我反正是病了,病重了, 他們總會知道的。看他們怎么辦吧!”
  從第二天起,童霜威開始躺著,中飯和晚飯都吃得很少,“冷面人”老董來看了兩次,顯得有些著急。后來,家霆發現他在門房里打電話 。
  當晚,有個穿西裝的陌生人陪著一個醫生來給童霜威看病。童霜威閉眼躺著,胡須頭發長長的,臉色蒼白,皺著眉,左手撫著心臟部位, 似乎痛苦不堪,人很衰弱。查了血壓,血壓高一些;聽了心臟,那個穿西裝的胖胖的中年醫生說,心臟跳得快。那醫生似乎覺得病人的病情確 實不輕,說:“就這樣檢查,有些嚴重的心臟病是查不出的。看樣子,病確實有,還不輕!要注意!”他留下了藥,叮囑要好好靜養,也要好 好照顧。
  童霜威的病情確實越來越嚴重了。“冷面人”一連兩天都常來看望。他見家霆十分焦灼,又見童霜威有時閉著眼似乎在昏迷,嘴里常呻吟著叫 喊:“回家!……回家!……”Txt小xiaoshuo說天堂ww w . xia oshu otxt.co 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王火作品集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下载 手机玩儿能赚钱的游戏 小股票赚钱吗 模拟人生3赌博赚钱吗 开个实体兵人店赚钱吗 熊市中可以赚钱么 友邦保险代理人赚钱吗 有每天早上送祝福的赚钱app吗 会计专硕赚钱吗 做软件的人怎么赚钱 汉正街卖布匹赚钱吗 手淘可以赚钱吗 卖真发票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