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閱讀 茅盾文學獎 全集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m.mdwenxue.com
當前位置:首頁 > 第五屆茅盾文學獎 > 《茶人三部曲》在線閱讀 > 正文 筑草為城 第十六章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茶人三部曲》 作者:王旭烽作品集

筑草為城 第十六章

這樣陰晦潮濕又寒到骨頭縫里的天氣,只有江南才有。雪有備而來,先是無邊無盡的小雨,像怨婦的眼淚流個不停,然后,北風開始被凍得遲緩濃稠起來,仿佛結成薄冰,凝成一條條從天而降的玻璃峰,掛在半空中。再往后,雪雹子開始稀稀拉拉地敲打下來了。

  清晨,杭家的女主人葉子,悄悄地起身,開始了她一天的勞作。這位曾經如絹人一般的日本女子早就從一個少奶奶演變成衰老的杭州城中的主婦。她的個子本來就不高,年紀一大,狗僂下來,就真正成了一個眉清目秀的中國江南的小老太婆。雖然她大半生未穿過和服,但走起路來,依舊保留著日本女人穿和服時才會邁出的那種小碎步子。她的動作也越來越像她的小碎步,細細碎碎,哆哆噴嚏,任何一件小事情,到她手里就分解成程序很多的事情。這倒有點像她自小習的日本茶道,茶只品了一次,動作倒有一千多個。

  和她的左右鄰居一樣,為了省煤,每天早晨她都要起來發煤爐。煤爐都是拎到大門口來發的,就對著當街口。現在什么都要票,煤球也不例外。葉子的日子是算著過的,能省一個煤球,也算是治家有方了。

  天色陰郁中透著奇險的白,是那種有不祥之兆的光芒。雪雹子打在煤爐上,尖銳而又細碎地僻僻撲撲地響。前不久下過一場大雪,后來天氣回暖了幾天。這天是除夕,又應該是到了下雪的日子了,但沒了過年時的喜慶氣氛。據說,舉國上下,一律廢除過陰歷年。不讓人們過年,這可是在中國生活了大半輩子的葉子從來沒有碰到過的事情。這也算是新生事物吧,葉子暗暗地感到自己是一個外國人,她不理解這個國度突然發生的這一切的事情。這可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她不怕死,連淪陷時最艱難的日子都過來了,面對那些驟然降臨的災難她驚人地沉著。但這些年漫長的日復一日的潛在的不安,與包圍在她身邊的不祥的事件接二連三,把她的意志逐漸地磨損了。

  嘉和悄悄地來到她身旁,他是出來給葉子拎煤爐的。煤爐卻還沒有完全發好,拔火筒頂端往上冒著火苗與煙氣,葉子突然用手里的蒲扇指指,問:“哎,你看看,像不像游街時戴的高帽子?”

  嘉和有點吃驚地看看拔火筒,他突然想起了被拉去游過街的方越,有些惱火地搖搖頭回答,虧你想得出來。一邊那么說著,一邊把雨傘罩在葉子的頭上。雪下得大起來了,半空中開始飄飄揚揚地飛起了雪片。葉子把手拱在袖筒里,盯著那拔火筒上的火苗說:“上班的人要上班,也就算了,學生不上班,怎么除了迎霜,誰也不來打個招呼?”

  嘉和說:“得放你又不是不曉得,他這個抹油屁股哪里坐得住?可能是去接嘉平了吧,也不知道能不能接回來。”

  葉子更加悶悶不樂,說:“得茶也是,忙什么了,他又不是他們中學生,向來不摻和的,怎么一個多月了也沒有音信。都在杭州城里住著呢,年腳邊總要有個人影吧,你說呢?”

  嘉和就想,還是什么也不要對葉子說了的好,她怎么會想得通,得茶現在成了什么角色呢?她會嚇死的。

  雖說一家人過年不像過年,葉子還是決定做出過年的氛圍來。吃完泡飯,就要給迎霜換新衣裳,還準備打雞蛋做蛋餃。昨天排了一天的隊,總算買到了一斤雞蛋,兩斤肉,迎霜想起媽媽,夜里哭了一場,不過早上起來,吃了湯團,換上新衣服也就好多了。自反動標語一事后,她一直逃學在家,反正學校亂糟糟的也不開課。現在奶奶一邊給她換新罩衣,她就一邊想起來了,問:“奶奶,布朗叔叔今天來不來?”

  葉子說:“怎么問起這個來了?”

  “二哥和他有斗爭呢。”迎霜用了一個可笑的詞兒,“跟一個女的。”

  “瞎說兮說。” 葉子用純正的杭州方言跟迎霜對話,到底是女人,這種話題還是生來感興趣的。迎霜能夠從奶奶的話里面聽出那層并不責怪她的意思,就更來勁了,又說:“布朗叔叔前一段時間跟那個謝愛光很好的。謝愛光啊,就是二哥的同學。二哥一回來,她就跟二哥好了。布朗叔叔又沒人好了,只好來跟我好,帶我去了好幾趟天竺了呢。“

  嘉和用毛筆點點迎霜的頭,說:“什么話!小小年紀,地保阿奶一樣!“

  “地保阿奶“是杭人對那種專門傳播流言蜚語的人的一個不敬之稱,但嘉和對迎霜的口氣并不嚴厲,迎霜也不怕大爺爺,還接著說:“不騙你的,大爺爺,我們真的去了好幾趟天竺了,都是布朗叔休息天帶我去的。我們還看到很多千年烏龜呢。全部翻起來了,肚皮朝天,哎喲我不講了,我不講了。“

  迎霜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面色蒼白,頭別轉,由著奶奶給她換衣服,一聲也不吭。那二老就互相對了一個眼神,知道這小姑娘又想起了什么。嘉和突然說,“去,到大哥哥屋里給大爺爺把那塊硯臺拿出來,你當下手好不好,磨墨,大爺爺要寫春聯。”

  迎霜勉強笑笑,那是善解人意的大人的笑容,說明她完全知道大爺爺為什么要讓她打下手,但她也不違背了大人的好意。她剛拿著鑰匙走,葉子小聲問丈夫:“什么烏龜肚皮翻起來,我聽都聽不懂。”

  嘉和卻是一聽就明白了。原來上天竺和中國許多寺廟一樣,殿前都有一放生池。上天竺歷朝就是一個香火旺盛之地,到放生池來放生的善男信女自然特別多。嘉和小的時候,就跟著奶奶到上天竺放過烏龜。放生之前,一般都是要在烏龜殼上刻上年代,有的還會串上一塊銅牌,以證明是什么年代由什么人放的生。那烏龜也真是當得起“千年“,嘉和曾經親眼在天竺寺看到過乾隆時代的烏龜。活了多少朝代,日本人手里都沒有遭劫,現在肚皮翻翻都一命嗚呼了。辦法卻是最簡單的,現在寺廟里和尚都被趕走了,反正也沒有人敢來管人家造反派造反,造反派就奇出古怪的花樣都想出來了。不要說在大雄寶殿里拉屎拉尿,放生池里釣魚也嫌煩了,干脆弄根電線下去,一池子的魚蝦螺蜘加千年烏龜,統統觸殺。佛家對這些人又有什么辦法?他們還說有十八層地獄,可三十六種刑罰也沒有電刑這一說啊。嘉和一向是個玄機內藏的人,這些事情他聽到了就往肚子里去,不跟大人小孩子說的。又聽說布朗瞞著他帶迎霜到這種地方去,不免生氣,想著等布朗來,要好好跟他說說,別再讓迎霜受刺激了。

  “也不知道盼兒什么時候到,往常這個時候,她也該下山了吧。” 葉子擔完孫子的心,又開始擔女兒的心。

  “今天下雪,難說。也可能會遲一點,你就不要操這個心了。“

  兩個老人正說著閑話,迎霜已經把那方大硯取了來,正是兒子杭憶的遺物,金星款石云星岳月硯。葉子打雞蛋,一邊發出嘩嘩嘩的聲音,一邊說:“今年的春聯還寫啊?”

  嘉和說:“你不是也要做蛋餃了嗎?”

  “那你還寫去年那樣的嗎?”葉子盯著他。嘉和淡淡一笑,說:“我去年寫了什么啦?”

  “去年寫什么你記不得了?揖懷不是還跟你爭——”葉子一下子頓住了,原來她也有說漏嘴的時候。嘉和心一縮,眼睛就閉了起來,再張開,那邊桌前正在磨墨的迎霜卻變成了陳揖懷,這胖子還是那么笑容可掬,右手縮著,用手腕壓著硯臺一角,卻用那只左手磨墨,一邊笑嘻嘻地說:“你寫啊,你寫啊,我倒要看看你的話遂良字體今年又有什么樣的筋骨了。”

  陳揖懷書顏體,但他知道嘉和一向是更喜歡諸河南的字。嘉和與陳揖懷不一樣,陳揖懷是杭州城里的書家,大街小巷一路逛去,劈面而來,往往是他的招牌字。嘉和是個茶商,只拿做茶葉生意的好壞來說話的,所以從來不在人前透露自己也喜歡寫字。從前是大戶人家,一門關進,他怎么寫也沒人知道。奇的是后來羊壩頭五進的忘憂樓府已經成了一個地道的大雜院了,左鄰右舍還是不怎么知道他會寫字。他們雖然跟他住在一起,但大多對他有些敬而遠之,即使有人知道的,也不敢勞駕,到葉子那里就擋掉了,說:“大先生哪里會寫字,不過練練氣功罷了。”對此孫子得茶多有不解,問:“爺爺我看你是每日都要臨一會兒帖的,你的豬體真是得其精髓了,怎么你就不肯給人寫字呢?”嘉和說:“一個人只做一個人自己的事情。給人家寫字是陳先生的事,不是我的事。人家左手都能寫出這樣的筋骨,我去插上一腳干什么?”得茶用心琢磨了半天,突然悟了,唉,爺爺還是在教他做人啊。縱有千般才華,不要處處占先,有所為有所不為,舍棄也不是明哲保身,更有為眾人、為親朋好友的一片玉壺冰心。

  但嘉和也不是什么都不寫,他是有所棄有所不棄的,比如他給得茶的那幅《茶丘銘)},就是他親手寫的。得茶十分喜歡,叫西持印社的朋友給婊了,放在他的花木深房之中還舍不得掛,只是清明品茶時節拿出來照一照眼,平時夜深人靜時,自己拿出來看看。《茶丘銘》也不長,原是清初著名詩人杜洛的文章。這個杜洛也是個茶癡,他每天烹茶之后,要把茶渣“檢點收拾,置之凈處,每至歲終,聚而封之,謂之茶丘“。還特意寫了這篇《茶丘銘》:“吾之于茶也,性命之交也。性也有命,命也有性也。天有寒暑,地有險易。世有常變,遇有順逆。流坎之不齊,饑飽之不等。吾好茶不改其度,清泉活火,相依不舍。計客中一切之費,茶居其半,有絕糧無絕茶也。“

  嘉和對得茶說:“你搞茶的研究,這些東西我零零碎碎的有一些,看到了我就給你抄下來。這一篇你婊了也就婊了,以后不要再那么做了。從古到今多少書家,能流傳的有幾個?”

  除了抄抄這些資料之外,也就是每年除夕時的寫春聯了。這一項他倒也是當仁不讓的,陳揖懷這個時候就只有給他打下手的份,一邊磨著墨這陳胖子就一邊發著牢騷:“你啊你啊你這根肚腸,真正曉得你心思的只有我陳揖懷。關鍵時刻就看出你的態度來了,你說是不是?說來說去,你還是不認我的顏體,你還是認你自己的結體啊。“

  每每這時,嘉和就略帶狡黠地一笑,回答說:“顏真卿固然做過湖州刺史,畢竟不像榕河南,算得上是個杭州人啊。”即便在這個時候,他也不愿意在老朋友面前承認,實際上他是更喜歡自己的字啊。_

  嘉和喜歡諸體,當然不是因為鄉誼。諸遂良深得王首之真傳,嘉和最喜歡的卻是他晚年的楷書,學王右軍而能別開生面,且保留相當濃厚的隸書色彩,豐沛流暢而綽約多姿,古意盎然又推陳出新,奔放而節制,嚴謹又嫵媚,那微妙之處,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凡此種種,嘉和的性情,都在諸體的字上顯現了出來。

  也是愛屋及烏吧,甚至錯遂良的命運也成了嘉和感嘆不已的內容。諸遂良反對高宗立武則天為皇后,到了在皇帝面前扔了飭,叩頭出血,還口口聲聲說要歸田,高宗差一點就殺了他。后來武則天當朝,遂良一貶再貶,竟然被貶到了今天的越南,一代大家,便如此地客死萬里之外。嘉和喜歡這樣的人格,雖不暴烈,但絕不后退一步。

  因了這種性情的暗暗驅使,去年他寫了一副春聯:門前塵土三千丈,不到熏爐茗碗旁。為此還竟然差一點和陳揖懷爭了起來。陳揖懷一看他寫了這么一幅字,顧不上說他的字又更加精到,只是說:“你這是什么,不是文微明的詩吧,它也不是個對子啊。”

  “我是向來不相信什么對子不對子的,先父都知道法無法。你還記得當年忘憂茶樓時的那副對子嗎?誰為茶苦,其甘如養,這哪里是對子?不過《詩經》上的兩句詩嘛。“

  陳揖懷點頭承認了杭氏的法無法,但他還是心有余悸地問:“你還真的打算把它貼到門口去啊?”

  嘉和又說:“怎么,還非得貼向陽人家春常在,或者聽誰的話,跟誰走啊!”

  他這一句話簡直就是反動言論,嚇得在場的葉子和陳揖懷如五雷轟頂,面如土色,風一般“膨“ 的一聲關上門,指著嘉和又跺腳又捶胸,說:“你這是說什么,不怕人家告發了你?”

  嘉和把毛筆一扔,指著他們說:“誰告發?是你,還是你?“

  這一說,那兩個人倒是愣住了。嘉和這才走到門前開了門,讓陽光進來,一邊說:“真是八公山上草木皆兵。”

  那二位還是愣著看他,他也嘆了口氣,輕聲說:“我若不是相信你們就跟相信我自己一樣,我會這么說話嗎?你看看我什么時候在小輩們面前說過這樣的話,什么時候左鄰右舍有人的時候說這種話。我杭嘉和不是人?一年到頭我就說這么一句話,也不能說嗎?你們也要讓我出口氣啊!”

  雖這么說話,他還是團掉了那幅字,換上了另一幅,只八個字:人淡如菊,神清似茶。這才又說:“這幅字你們看怎么樣?”

  陳揖懷點頭說:“這幅字放在你家門口還是般配的。放在我家門口,學生來拜年,就要想,陳老師怎么那么不革命了?”

  嘉和這才笑了,說:“陳胖子,你還是變著法子罵我啊。算啦,不革命就不革命啦,你們給我貼出去吧。“

  這副對聯就在門上貼了半年,直到六月里掃四舊,才被葉子心急慌忙地掃掉了。現在又要貼春聯,該怎么寫呢?寫什么呢?陳揖懷那僚亮的笑聲永遠消失了,被他的學生們一茶炊給砸死了;陳揖懷寫滿杭州城大街小巷的招牌都被摘了,那些老店名——什么孔鳳春啦、邊福茂啦、天香樓啦、方裕和啦,統統作為四舊廢除了,名字都沒有了,那些寫名字的招牌還有什么用呢?嘉和默默地看著磨墨的迎霜,一邊用溫開水化著王一品的羊毫湖筆,想,要是得茶在這里,或許他還可以給我出個聯子。可是,他會回來嗎?他還能想到他的親人正在等他嗎?

  D67年春節前夕,風雨如晦,壓彎了杭州郊外的竹林,革命正在更加如火如茶地進行,吳坤也在為江南大學的“揭批查“ 日夜費心,時至今日,他和杭得茶之間的分歧已經成為一種不可調和的你死我活的階級斗爭了。

  前不久,江南大學杭派與吳派發生了一場嚴重的沖突,起因是由批斗楊真開始的,而批斗楊真,則是從杭派對吳坤的揭老底開始的。一夜之間鋪天蓋地的大字報,吳坤頓時成了變色龍和小爬蟲的代名詞,一個有嚴重政治問題的革命對象。趙爭爭氣得直跺腳,說:“杭得茶這個王八蛋,他是成心不讓你過年!”吳坤當然比趙爭爭要沉得住氣,但心里還是有些發虛。他邊穿大衣邊交代:“沒我的話誰也不要輕舉妄動。”趙爭爭一把抓住他,問:“你要到哪里去?”吳坤掰開她的手說:“別擔心,我去找該找的人。”趙爭爭又撲上去抓住他的大衣領子,說:“去找爸爸,我跟你一起去!”吳坤一聽到這兩個字就上火,他痛恨趙爭爭提她的“爸爸“,雖然他清楚這兩個字的確至關重要。他假惺惺地笑著,說:“你不用為我擔心,這事情我自己能處理。”趙爭爭依舊抓住他的大衣領子不松手,她的狂熱簡直讓人煩透了,可是他依然不得不和顏悅色地安慰她,一遍又一遍地說:“謝謝你,革命者經得起任何考驗,謝謝你的革命友情……”而革命戰友趙爭爭就向他深情地望去,他能從她閃閃發光的眼睛里看到革命之外的東西,那東西強烈得很,一點也不亞于革命。但那東西越是閃光,他越是要和她談革命:羅伯斯庇爾、福歇、馬拉之死……只有他的革命之水能夠澆滅她目光里的欲火。他發現他怕她,可是他為什么要怕她呢?

  現在想起來他依舊不得不承認,其實一開始他和趙爭爭還是挺好的,盡管那時候他已經聽說了茶炊事件,但他并不認為這是一種殺人行為,他把它歸于革命的必然。夜深人靜,他們暢談了一會兒革命,他就開始訴說他的苦惱,他的感情領域里的苦惱。他知道這一招最靈,沒一個年輕姑娘不上鉤的。再說這時候他已經喝了一點酒,但還能想到他得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把他的尷尬地位通報到上面,他不想因為白夜和她的生父的問題影響他的政治前途。事情就在那種敘述中發生了變化。應當說,短暫的革命,使他飛快地越過了女人之河。從肉體上說,女人對他已不再新奇了。革命加性的感受是非常奇特的,相當刺激的,也是無法抵御的。而在內心深處,他又明白,那是低級趣味和無聊的。因此,們心自問,這事兒一開始得歸罪于他。因為他頻頻向她射去深情的目光,然后站起來走到她的身旁,然后又離開她,這么拉皮條似的以她為軸心遠遠近近地拉了一會兒,他突生一念,請她唱越劇“十六條“,又請她跳芭蕾《白毛女》。這些都是趙爭爭的拿手好戲。她興奮起來,一開始還不好意思,后來且歌且舞,腿踢得老高,雙飛燕、倒踢紫金冠這種高難度動作也出來了,真是欲罷不能。跳到紅頭繩的時候,也是天助我也,突然燈泡壞了。屋子里一片黑暗,屋子外長夜漫漫。誰知怎么一回事,他們就把舞跳到床上去了。床很小,舞也沒有跳完。在黑暗中吳坤聽到了姑娘可怕的喘息聲,還有她的近乎歇斯底里的扭動。這使他興奮起來,真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就在這時候,唉,就在這時候,就在這關鍵的時候,姑娘叫了起來!你叫什么不能叫,你卻偏偏要叫……萬歲……

   吳坤一下子愣住了,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他很快聽到了第二聲第三聲和無數聲……萬歲萬歲萬萬歲……

  完了,一切就此告終,心理上的疲軟和生理上的疲軟同時出現,脊背上一陣冷汗,全身就癱瘓一般。他不能和任何人說這個事情,連對當事人也不能說,連對自己也不能說。而且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么一叫萬歲他就不行了,這說明他不喜歡萬歲嗎?他想他是喜歡萬歲的,問題是想到這個詞兒他就要疲軟,和階級斗爭一樣,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那么趙爭爭知道這個嗎?他想她永遠也不會知道。她亢奮,激動,也許還很純潔。她盯著他,貪婪的目光寫著那隱秘的、狂熱的激情。她越來越急躁,他聽說她在繼續打人,成了很有名的女打手。有一次他親眼目睹看到她抽人的耳光的狠勁,就跟她談過要文斗,不要武斗。她說,要文攻武衛。他說不過她。她簡直能說到了極點。他說英國革命,她就說法國革命,他說修正主義,她就說伯恩斯坦,他說巴枯寧,她就說考斯基。她記憶力驚人,是那種病態般的記憶。如果沒有運動,她可能可以成為那種有點怪癬的科學家。總之吳坤已經發現,要甩掉這個趙爭爭,絕不比追求白夜容易。況且,他還不能得罪趙爭爭的父親,他陷得很深,有許多事情唇齒相依,休戚與共。難道他真的要和這樣一個女人糾纏終身?一剎那間他閃過這個問號,腦袋痛得頭發都倒豎起來了。

  吳坤是趙爭爭的初戀。她愛他的精神,也愛他的肉體。她一生都不會理解在她身上發生了一些什么事件-一對革命而言這只是余數,對會跳舞的美麗姑娘趙爭爭而言,這卻是青春的死結,她全身心地豁出去了。

  激情使她靈感如雷擊電閃,她理所當然地想:吳坤為什么不敢動那個楊真,是他對岳父有側隱之心嗎?不!她從來就沒有看到過對革命如此堅定的人,他不過是自己不便下手罷了。可是他不便下手,我便啊,為什么不能夠把楊真拉到中學里去批斗呢?讓他觸及幾次靈魂,他就知道他那個花崗巖腦袋如何開竅了。她雖年輕,卻已經看到過多少德高望重之輩,跪倒在毛主席像前痛哭流涕。難道這些經歷過槍林彈雨的老家伙膝蓋就那么軟?非也,要是事先不觸及皮肉,事后怎么會觸及靈魂?吳坤就是壞在他的心慈手軟上了,運動搞到現在,他還沒有揮過一次手呢。這一次就讓我代他行使革命權力吧。

  這么想著,她已經火速回到學校,糾集了一群戰友,就直沖上天竺。

  上天竺值班押守楊真的人中,有吳坤的另一位女戰友翁采茶。吳坤雖然追白夜追得苦煞,但在白夜之外卻是交了桃花運的。兩個女人對他表示了不同形式但卻是同樣火熱的感情。在翁采茶一方來說,那是靈與肉的全面奉獻,她已經不和李平水同床共枕了,絕大多數時間都住在他們的造反總部。吳坤什么時候要她,她就什么時候撲上去,還常常扎到吳坤懷里哭,說:“離婚,我要離婚,我不跟這種人過日子了。”她那種多少有點類似于表態的動作,配上她那張銀盤般的沾了一片鼻涕眼淚的大臉龐,讓吳坤看了一眼就閉上眼睛,然后干脆關了燈。他還不如摸著黑眼不見為凈呢——他仰著臉,注意著不讓自己的身體沾上這女人臉上的那一片濕。女人是個傻女人,興奮得不知道東南西北。不管怎么說,她的肉體還有幾分泥土氣,在上面開墾的時候,他不感到吃虧。把楊真交給她守,他也比較放心。采茶是說一是一的,不像趙爭爭,你說一,她能折騰到十。

  可是這一次,他還真是失誤了,他真沒想到趙爭爭會親自沖到上天竺去提了楊真,采茶急得連蹦帶跳,連連說不行不行,楊真要押到北京去,中央要派用場的。趙爭爭輕蔑地斜看了這個貧下中農阿鄉一眼,說:“你知道什么,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別的事情少插嘴!”揮揮手就把采茶擋在路邊,一輛車風馳電掣般就押了楊真到學校。

  學校里早就組織了群眾,口號震天響,楊真被連拖帶拉地押上臺。正是大冷的冬天,楊真穿著一件灰呢大衣,那還是當年從事外事活動從蘇聯帶回來的,看上去還有七八成新。他剛剛站定,就有一個紅衛兵手提糊糊桶上去,像是看著一個大字報棚子一般端詳了一下楊真的身板,刷刷的兩道,濕淋淋的糊糊就熟練地涂上大衣的前胸和后背。然后又是刷刷的兩道,前胸后背就跟背帶似的,貼上了兩條大標語,前面是“楊真是一條大走狗“,后一條是“打倒楊真挖出后臺“。

  楊真剛才顯然是被那群爭奪他的年輕人吵增了,這才有點緩過勁來。他這個人與別人就是有些兩樣,照杭州人說法,他是那種獨頭獨腦的家伙;另一點不同,那就是運動一來,他就被軟禁了。雖然也有拉出去的時候,但疾風暴雨般的大規模批斗他沒有經歷過,他就只按自己的思路行事。臺下正在高呼口號呢,他突然不假思索,前后兩只手出擊,兩條標語就被他扯了下來,上前幾步,把標語放在主席臺上、趙爭爭的眼前。他說:“批判我是可以的,但是不要搞人身攻擊,楊真我不是狗,楊真我也沒有后臺。”

  趙爭爭嚇了一跳,大家也都愣得張開了嘴巴,會場上亂哄哄的聲音突然沒有了,大家都瞪著眼看這個老家伙。就見這老家伙又主動走到臺角站住,又添了一句:“開始吧!”

  兩個男學生如武林高手一般,一下子就從臺下跳到臺上,要去抓楊真的兩只手,被趙爭爭擋住了。她一句話也不說,仿佛根本用不著動口,她只是揮揮手,剛才提糊糊桶的小將會意,上去又跟剛才一模一樣地做了一遍。離臺近的人都看到了那老家伙在動嘴,就叫:“他說什么?他說什么反動言論?“那刷糊糊的傻乎乎地說:“他說你白費工夫,這樣做不符合中央精神。”

  于是便肅靜,不知是困惑還是震驚還是手足無措,因為批判會開到現在,這樣的事情真的還從來沒有碰到過。俄頃,平地一聲雷,也不知道誰喊了一聲:“打!”頓時打破僵局,山呼海應,電閃雷鳴:“打打……打……打打……“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沖到臺上去了,反正被批斗的人已經不見了,臺上塞滿了打手。他們那么兇猛地擊打著楊真,楊真的身影立刻就被湮沒在一群生龍活虎的青春軀體中。他們在臺上跳來跳去,發出了海海的聲音,雙拳緊握,仿佛楊真是一個沙袋,而他們則是在練武功。一群黃軍裝一會兒擁到這里,一會兒擁到那里,喧囂著,猶如波濤洶涌中的大浪頭。趙爭爭突然意識到這樣做不行,她對著麥克風叫道:“同志們,留活的,留活的,還有用,留活的!” 臺下立刻一片相互提醒聲:“留活的,有用,貿活的,有用!”那些人就收回拳頭,像下餃子似地往臺下跳,楊真重新顯露了出來。他被打倒在地,血流遍體,頭上鮮紅一片。人們繼續呼口號,直到現在,真正的批判還不能算是開始,這不過是個下馬威吧。他艱難地爬了起來,好幾次搖搖晃晃,像一只被屠宰后沒殺死的牲畜。臺下的人,從呼喊到沉寂,屏聲靜氣地看著他爬,像是看一場驚險電影。他終于站住了,抬起頭來看著臺下,臺下的人清楚地看到,兩股鼻血怎么樣從他的臉上噴涌而出,一直流向胸前。

  提糊糊桶的人第三次上臺,這一次,連他自己也有些難為情了。他走路的樣子有些別扭,下面已經有人在笑他,這使他實在不好意思。這也是打他開始拎糊糊桶以來從未碰到的事情,給一個牛鬼貼標語,竟然要貼三次,只能說明他的無能,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一開始他對這個楊真并沒有什么感覺,一個普通的老牛鬼罷了,但現在不同了,他對他結下了私怨!腦子一熱,他突然發起狠來,一桶糊糊夾頭夾腦倒在楊真身上,然后掏出一大卷標語,七張八條地就往楊真身上扔,把他的腦袋貼得完全蓋住,白色的標語帶垂掛下來,看上去楊真就像一個白無常。這個出其不意的效果顯然使年輕人大為開心,人們禁不住鼓起掌來,趙爭爭帶的頭。氣氛一下子松弛了下去,現在,剛才那個倔強的老家伙頓時就變成一個跳梁小丑了。

  有人突然驚喊:“血!血!“

  偌大的會場再一次沉寂,所有的人都看到了鮮血。它不是噴涌出來,而是從頭部貼住的白色標語后面迅速地滲儒出來的。頓時人們就看到了一朵鮮紅的血色花。鮮血順著標語往下滴,滴成了一條血路,濺成了一幅奇異的圖案,像是鮮血在發光!

  那個頭頂血色花的人,那個被埋在標語中的人,在寂靜中猛然迸發出笑聲:“哈哈哈哈哈——”

  他仰天大笑,聲嘶力竭,他笑得那么驚天動地,那么拼盡全力,最后變成了吶喊。他笑得被鮮血浸透的標語突然在頂部裂開,露出一張裂缺的嘴來,他再一次哈哈大笑,白色的牙齒,被他在笑聲中噴射而出。

  臺下,突然響起了回聲,那是驚恐的尖叫,先是一聲,然后是一片。膽小的姑娘們終于撐不住了,開始叫喊著往外跑。趙爭爭也嚇住了,這個楊真,第一次超出了她的批斗的經驗之外。

  當笑聲再一次推向極致的時候,所有翻在楊真身上的標語突然全部脫開,它們就像一件血衣,沉重地落在了楊真的腳下。那個血人睜開眼睛,眼睫毛上都掛著血珠,他直愣愣地看著會場,終于,緩慢而沉重地轟然倒下。

  吳坤趕往趙爭爭處時,楊真還沒被送往醫院,他孤零零地躺在臺上,身下一攤鮮血。一群年輕人正在討論是讓這死不悔改的花崗巖腦袋死掉,還是送去搶救。吳坤趕到現場,一看楊真的樣子,二話不說,走到趙爭爭面前就是一個耳光。這個耳光把所有在場的中學生都給打愣了,趙爭爭顫抖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吳坤一揮手,急救車就把楊真送往了醫院。

  這頭楊真還在急救室里搶救,那頭警報又來,杭派已經包圍了醫院。吳坤還沒有走出醫院門口,就被杭得茶堵在了樓道上。他們兩人怒目而視,各不相讓,在樓梯上僵持數分鐘之后,杭得茶突然沖了上來,狠狠地撞了吳坤一下,就擦身而上,直奔急救室。

  看著已經面目全非的楊真,杭得茶更下了非把他奪回來的決心。這些天來為了楊真,他一直沒有好好睡覺。他每天都在想著、交涉著把楊真先生從上天竺解救出來。但對方看守得很緊,布朗已經去偵察過好幾次了。有一天他成功地讓迎霜朝那間屋子的窗口扔進了一個廢棄的牙膏殼,他們的秘密文件就在牙膏殼里。過了一會兒,那個牙膏殼又被扔了出來,布朗把它帶回了家交給得茶。得茶看了之后,說:“我們必須抓緊時間把楊真先生救出來,否則他會很快被轉移的。”布朗說:“我發現吃飯的時候只有兩個人在外屋看守著,難道我們不可以想辦法讓那兩個人滾開?”得茶問他有什么錦囊妙計,布朗說:“那還不簡單,天竺山里現成就有一種漂亮的毒蘑菇,我可以采來送給他們,讓他們當菜吃,不到十分鐘,他們就會不省人事。夜里楊真先生只管自己走走出來就行了,我們在外面用一輛車接他,什么事情都不會發生。“

  “會毒死人嗎?”得茶鐵青著臉問。

  “瞧你說的,不會毒死人,那還叫毒蘑菇嗎?”布朗反問。

  得茶立刻嚴厲阻止了布朗的這個漏洞百出的荒唐舉動,真是虧他想得出來,可他們還能有什么好辦法呢?下下策才是強搶,得茶后悔自己遲了一步,看著楊真先生此刻昏迷不醒的樣子,他想:我還是不夠狠,我還是讓吳坤先狠了一步J

  有那么三四天時間,醫院簡直就成了一個造反總部,杭派和吳派的人對峙在其中,等著楊真的傷情結果。第四天他終于脫離危險了,杭得茶和吳坤都吐了一口氣。楊真恢復得還算快,從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頭腦依然清晰,耳朵也能聽得到,他只是還沒有說過一句話罷了。

  這一次杭得茶主動把吳坤堵在醫院的后門,他面孔鐵青,開門見山說:“吳坤,你這一次是放也得放,不放也得放,不帶回楊真先生,我會和你決戰到底。”

  吳坤想了想,說:“好吧,楊真已經能說話了,也聽得懂別人說話的意思,你自己跟他去談吧,他愿意跟你去,我絕不阻攔。”

  杭得茶轉身要走,被吳坤一把拉住,他幾乎換上了一種苦口婆心的語調,對得茶說:“杭得茶,我可以實話告訴你,你這么做,一點現實意義也沒有。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白夜的意思,我看你們兩人在青天白日里做大夢這點上,真是一丘之貉。你挖我的腳底板也好,貼我的大字報也好,對楊真有什么意義呢?難道我會莫名其妙地死抓住個楊真不放?他怎么說也還是我的岳父,不是你的岳父吧?難道我就一點惻隱之心都沒有?我他媽的對你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你還要我怎么說?“

  得茶討厭吳坤說話的神情,他仿佛很痛苦,但那痛苦里是夾著很深的炫耀感,夾雜著對權力的根深蒂固的崇拜。他在暗示他,他深請權力的內幕,他對權力的介人與認識,遠遠要比人們多得多。但得茶偏偏要弱化它:“說得那么聳人聽聞,無非是上面盯著要他的證詞。”

  “無非是!你還要什么樣的壓力,啊?”

  “你想做的事情我照樣可以做。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共產黨不是最講實事求是嗎?”

  “真照你那么說,北京就不會來人押他了。”吳坤悶悶地說,“要不是趙爭爭這一次橫插一杠,楊真已經在北京了。”

  聽了這話,得茶也有些發愣,說:“你把你岳父看守得可真好啊,這回你又要為革命立新功了。”

  不知道為什么,聽了這樣刻毒的話,吳坤也沒有發火,對這樣的刺激他仿佛已經疲倦了,只是說:“我跟你已經沒活好說了,你反正永遠也不可能懂。”

  直到現在,他還沒有和楊真真正交談過一次,但他能預感到楊真是一種什么樣的人。他心里頭是敬佩這種人的,他相信他不會無中生有,所以他是歷史的祭品。歷史當然屬于強者,楊真這樣的人只是歷史的清風,掠過也就罷了,不管他們曾經怎么地艱苦卓絕。他揮揮手請得茶自便,他知道,楊真是絕不會讓自己扮演一個導火線式的人物的。

  楊真的樣子讓得茶流淚,但不能真的流出來。他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喉嚨口一直又濕又成。楊真先生的情況,他嚴格地向家里人保密,該是他來挑起擔子了。他坐在楊真先生的床頭,楊真先生的腫成一條縫的眼圈今天退下去了許多,他一直躺著,聽得茶訴說他的打算:我要把你弄回去,由我們這一派接管。放心,你在我這里,只會是一個名義上的牛鬼。至于他們要你交代的什么問題,有什么說什么,沒什么就不說。難道定中國最大走資派的罪,真的還需要你這樣的人的什么證詞?我不相信,我看是吳坤在故弄玄虛,是他在撈政治稻草。你怎么看這個問題?不,你不用說話,我能明白你的意思。你不表態?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應該攬到這樣的事情里去?可是我不能再沉默,我不能眼看著你們受苦受難,我自己卻逍遙自在。先生,我沒有機會與你交流,但我可以告訴你,我發現了自己身上的那種政治熱情,我不知道這是從哪里來的,我過去從未感覺到它的力量。一開始完全是被迫接受它的,讓它進駐到我的心里讓我非常難受,可是我現在開始習慣于它的存在了。你知道這些日子我想起了什么?我想起我的父親,聽說他從前一向是個自由散漫的人。個人是怎么樣轉向集體的,你們有過脫胎換骨的過程嗎?我現在就有這種感覺,這讓我非常難受,同時又有一種犧牲的神圣感。你怎么啦?你說什么,你讓我打開窗簾?好的,我現在就打,我現在就給你打開,你想看什么?

  杭得茶打開窗簾的時候,自己先愣住了,紛紛揚揚的大雪下來了,窗外站著一個包著頭巾的女人,手里撐著一把雨傘,那是他的姑婆杭寄草。得條要打開窗子,寄草拼命搖手,意思是說外面冷,別開窗。杭得茶連忙過來,扶起楊真先生,他看到他那鼻青臉腫面目全非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他還看到對面窗外的寄草姑婆也笑了,她的臉貼在窗玻璃上,鼻子壓得扁扁的,樣子很古怪。雪下得越來越大,一會兒就遮蓋了傘面,寄草姑婆一個勁地做手勢,讓楊真躺下。楊真搖著頭,死死地盯著寄草,他還是在微笑,一直就在微笑。但他沒有說一句話。得茶真是覺得奇怪,窗簾拉著,楊真先生是憑什么知道寄草姑婆站在外面的?是憑心靈感應嗎?這是神秘主義的理論,是四舊、迷信,但至少現在那是事實。他只好再一次走到窗前,告訴寄草姑婆,快回家吧,這里不讓人進去,外面又那么冷,快回家吧。寄草微笑著搖頭,眼淚和雪花飄在了一起。但她終于還是離開了,告別時手朝天上指了指,楊真仿佛會意,笑得更甚,露出了他那被打掉了幾顆大牙的牙床。他的樣子非常陌生,他的笑容令人心碎,讓得茶想到了那個與他有著血緣關系的女人。他不忍再看,走到窗前,他看到寄草姑婆那蹈錫遠去的背影,在醫院的大門口一閃,就不見了。

  半個多月后將近年關,有關押楊真去京的指令再次下達。這一次楊真開口了,他把吳坤叫來,告訴他,他要回上天竺去,他會在那里盡量回憶他所知道的一切。從未有過的狂喜和失望同時襲擊了吳坤,他激動地甚至討好地對楊真說:“你放心,我會對你的晚年負責的,革命無罪,反戈一擊有功。這些話我早就想跟你說,其實我很敬佩你,如果你不是堅持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立場,你的性格是很讓我欣賞的。說實話我也不愿意你去北京,你一到那里,什么情況都可能發生。我是說,那種精神上的東西……”吳坤看著他的臉色,突然覺得自己的話多了,小心翼翼地問:“要不要你自己跟得茶說一下?他總說要來搶你,你知道,這會釀成大規模武斗,要死人的。”

  正當天空又開始飄起大雪,而杭嘉和在羊壩頭自家窗口的桌前為1967年春節的對聯躊躇之時,杭得茶和吳坤親自送楊真回了上天竺。吳坤答應,絕不讓類似的毒打事件再發生,而杭得茶也默認了現實,不再提要搶楊真回去的要求。為了表示誠意,吳坤當場打發掉那幾個看樣子很兇蠻的看守,然后叫來采茶,讓采茶領著幾個人“照顧“楊真春節期間的生活,還把楊真安排在樓上,說樓上暖和一些。吳坤也非常關心楊真的紙夠不夠,還關心筆墨等瑣事,旁敲側擊地問:“要你回答的問題都清楚了嗎?還要不要我再給你提示一下?“

  楊真搖搖頭,他的眼神告訴他,他什么都明白了。這眼神讓吳坤失落,那里面不再有架騖不馴的骨氣了。個人永遠是渺小的,他想,并為個人的渺小而悲哀。

  杭得茶并沒有那種失落的感覺,他不相信吳坤的誠意。他覺得自己已經開始變得和吳坤一樣狡猾了。因此他一直守在楊真的身邊,幫他張羅伙食和被褥,直到離開楊真下山,杭得茶才松了一口氣。楊真一直把得茶送到山門口,奇怪的是他送了一本書給得茶,英語版的《資本論》,三十年代的版本。看著吳坤不安的樣子,杭得茶說:“怎么樣,是不是還得再檢查一下?”吳坤就硬著頭皮讓手下人拿過來,來來回回地翻,除了扉頁上寫著一行字母之外,到底還是什么也沒翻出來。吳坤記憶極好,他記下了那行字母:Fellgyll Rll Hill Ji Miflg BuYi,一時沒看懂,想了想說:“這里的東西,最好還是都別帶出去。”得茶皺了皺眉,對楊真說:“我會來看你的。”此時雪越來越大了,楊真向得茶握手告別的時候,臉上露出的微笑,讓得茶想起了醫院里他向寄草姑婆的微笑,那是很坦然的,讓人放心的,但又是令人心驚的——它是那么樣地令人心碎,以至于看上去,那告別甚至有一點兒像永別了……

  龍井山中的杭盼,是那天下午終于決定不再等車,從山中徒步向城里走去的。她撐著一把橘黃色的油布雨傘,傘上綴滿了一層雪花。她眼前也是密密麻麻的大雪片,天地間一片大白,什么都被遮住了。

  從山里出來的時候,她還不時地聽到竹子被壓斷的聲音。喀呼,喀呼,然后膨的一聲,竹子折斷了,壓在別的樹上,反彈出一簇簇的雪花,拋到山路上,拋到走在山路上的行人們那一把把的傘面上,再籟籟籟地往下掉,在行人的眼前,撤出一小片粉塵。有時,她也走過一大片一大片的茶園,它們像是蘸著白顏料畫出來的一道道臃腫的粗線,幾乎就看不到綠色的葉子和茶蓬了,只看到它們躲在雪花被子下的隱約的曲線,像那些伊斯蘭教規下的披長袍的婦女。

  偶爾,她還會在雪路上看到一絲絲的鮮紅的色澤,當她定睛細看的時候,它們又消失了。這時她就會站定,略有些不安地環視周圍,有一次她甚至蹲了下來,她覺得這些造這不斷的紅色,真的很像是鮮血。然而沒過多久,大地又開始一片雪白。她不知道有誰與她擦肩而過,也不知道誰留下了這些印記,仿佛這也是神的圣跡,但她還不能理喻。

  少許的惶恐之后,杭盼又恢復了平靜。多少年來,杭盼已經熟悉了這樣的孤寂。那些只有自己知道的曾經創傷劇痛的夜晚,已經不會再來光顧她了。有多少人惋惜她的美麗的容顏,多少人被她以往歲月的經歷傾倒,多少人為她不動心的圣女般的意志困惑,如今青年已經過去,連中年也快要過去了,這一切都已經過去,她開始老了。

  當周圍沒有人時,她輕輕地唱起了贊美詩:

  仰看天空浩大無窮,萬千天體錯雜縱橫,

  合成整個光明系統,共宣上主創造奇功。

  清輝如雪溫柔的月,輕輕向著靜寂的地,

  重新自述平生故事,贊美造她的主上帝。

  她很少去想她自己的事情,思念主,向主祈禱,這是她目前唯一要做的事情。期待主的降臨,神跡降臨,期待主拯救他的羔羊。還有就是愛,無盡的愛,因為愛就是主。要守住愛,這是最根本的,守住了才能施愛,這是信仰,秘而不宣在心里,杭盼因為它而活到今天。

  她深一腳淺一腳地走進城市,繞過清河坊走向中山中路時,她看到前面有一個女子沒有撐傘,卻在雪中散步,背著一個大包,兩只手插在口袋里,像一個漫不經心的少年。雪那么大,把白天也罩成了黃昏,在這樣的日子出游是大有深意的。她走過她身邊,把傘湊了過去。

  傘下的那個姑娘并不感到驚訝,她淡淡地看了看幫助她的人,她面色慘白,幾乎和白雪一樣自,她的眼睛漆黑幽暗。她拿出一張紙,問她認不認識這個地址。杭盼驚訝地看了看她,輕輕地取下她背著的包,說:“跟我來吧……”Txt小xiaoshuo說天堂www.xiaoshuotXt,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王旭烽作品集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下载 成都麻将机市场在哪里 讯盈网球比分直播 江苏快三是什么彩票 快3中奖绝招最新126 快乐10分 大乐透必中5十2 重庆百变王牌微信群 梦幻西游不累的赚钱方式 北京赛车pk10 时时彩稳赚大全 福建3丨选7开奖结果 彩票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