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閱讀 茅盾文學獎 全集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m.mdwenxue.com
當前位置:首頁  >  茅盾文學獎新聞

真正偉大的文學是堅韌的——第九屆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談

作者: 更新時間:2015-09-22 17:43:00

 在消費主義浪潮裹挾之下,部分文學作品失卻了精神堅守,越來越趨向于取悅市場,很多為人景仰的文學品質漸行漸遠、芳蹤難尋。但那不是文學的全部真相。真正偉大的文學是堅韌的,不論時代熔爐用多少昧真火去淬煉,只會讓其更加熠熠生輝。而文學的堅韌首先來自于作家的堅守。

 
張小蘭
 
8月16日,第九屆茅盾文學獎出爐。茅盾文學獎是中國文壇最高的獎項之一。格非的《江南三部曲》、王蒙的《這邊風景》、李佩甫的《生命冊》、金宇澄的《繁花》、蘇童的《黃雀記》五部作品獲此殊榮。竊以為,這五部長篇小說所展現的生活廣度、達到的歷史深度和顯著的藝術高度是足夠比肩此項殊榮的。
 
文學的低迷與媚俗,是多年來老生常談的一個話題。一些觀點認為,文學早已低下高貴的頭顱匍匐在市場的腳下,不論是出于生存處境的艱難,還是因為欲望的膨脹使其不甘于清貧。誠然,在消費主義浪潮裹挾之下,部分作家作品越來越趨向于取悅市場,而失卻了文學的精神堅守,很多為人景仰的文學品質已漸行漸遠、芳蹤難尋。但那不是文學的全部真相,真正偉大的文學作品是一些作家的終生所求。那些一炮而紅又馬上被人忘卻的文學讀物只是這個時代娛樂需求的產物,注定了被遺忘的歷史命運。真正偉大的文學是堅韌的,不論時代熔爐用多少昧真火去淬煉,只會讓其更加熠熠生輝,而非熔化得面目全非。獲獎的五部作品,不論是小說題材、情節、主題、語言等等,都與那些充斥著市場元素與消費主題的商業化類型小說是完全不同的。《生命冊》的鄉土題材,《江南三部曲》書寫的辛亥革命百年來的中國歷史,王蒙真實的邊疆生活……五部獲獎作品無一不是追求著文學自身的無限生命,而拒絕對市場的迎合。
 
今時今日,互聯網無孔不入,改變著人們的生活方式和習慣。鋪天蓋地的信息資源涌來,讓人喪失了靜下來閱讀與思考的能力,也使得現代人對閱讀書籍不感興趣,無論是繁華都市,還是僻靜山村,已不多見人們讀書的身影。看電視、上網成了絕大多數人的精神生活,“娛樂至死”的時代已悄然來臨。在這樣的時代,似乎文學真的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了。但是,真是如此嗎?越是冷漠的社會越是需要文學,王蒙說,“萬歲的不是政治標簽、權力符號、歷史高潮、不得不的結構格局;是生活,是人,是愛與信任,是細節,是傾吐,是世界,是鮮活的生命。”我們需要“出土文物”——《這邊風景》描繪的美麗伊犁的自然風光、多民族真實的生活場景以及其中洋溢的對生活赤誠的熱愛,來提醒我們現實生活可以有的真實和美好。我們需要《生命冊》力透紙背的深刻,需要那對理想與人心底線的拷問,來反思我們是為何又當如何去存于這世間。不然,難道我們要寄希望于縹緲虛幻的網絡言情或玄幻,毫無根據的大片或狗血電視劇來拯救這 “娛樂將死”的時代嗎?還好,我們足夠幸運,在這樣的時代仍然有這樣的文學——深入生活的沃土,向著人的靈魂開掘,追問歷史與社會,悲憫生命,并最終拯救我們的精神。
 
 
從何時起,小說越來越多,有內涵的越來越少。寫手越來越多,作家越來越少,寫作者缺乏巨大的才華和沉潛的耐心。這個快速變化的時代善于遺忘,從來都不等待,機會轉眼即逝。不能否認,每個時代都有一些偉大的作品由于種種原因而被遺忘,只有經過很多年以后,才被后來的讀者發現。然而,無論古今任何一個國家,偉大作家都是甘于寂寞的人,只有靜下心來真知灼見才會躍然閃現,只有遠離喧鬧的人群才會文如泉涌。試問現在的作家,還有幾個像曹雪芹一樣終生沉浸在文學的大夢之中,還有幾個像魯迅一樣有勇氣直言發自良知的聲音,大多數作家都是固守著中庸之道,淹沒在時代的喧嘩與噪音之中,一輩子都聽不到來自心底的靈魂呢喃。真正偉大的文學作品是堅韌的,是不懼民族與時代變遷的,而文學的堅韌首先來自于作家的堅守。一流的作家對現實生活有認真深入的思考,堅持主體的獨異性、個人性,將真實的情感寄托于文學。現如今在文學這條路上堅持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許多年從一而終地堅持文學初心更是難能可貴。而今這幾位,格非、王蒙、李佩甫、金宇澄、蘇童,哪一個不是從青絲熬成白發,在這崎嶇逼仄的道上苦苦堅持,茅獎的殊榮亦是對這份堅守的敬意。格非《江南三部曲》前后耗時將近20年,王蒙《這邊風景》沉淀了37年之久才重新打磨問世,而《繁花》也是金宇澄一輩子文學追求厚積薄發的產物,《生命冊》寫了三年卻是用了李佩甫50年的時間來積累,從26歲因《妻妾成群》一書成名,許多年來,蘇童一直沒有停止對文學的追求,正如其所說,“每個作家都有一個不愿張揚在心里的野心,就是要寫出偉大的作品”。這些堅持與追求造就了今天茅獎上不凡的力作。
 
但是,我們仍要看到,今天的茅獎仍是諸多熟悉的或年長的面孔。文學的新鮮血液在哪里?未來何以為繼?我們年輕一代需要反思:為何王蒙能在19歲便驚艷文壇,蘇童在26歲便有大成之作,而今仍有無窮的創作源泉?為何當今80、90、00后作品中沒有那些大氣象?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下载